Rss

不作不死,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这篇曾经大火特火的天涯热帖,最近终于完结了!作死的厌厌,善良的兔兔,重情重义的高帅粗!十几年的悲欢离合,惹人唏嘘!

使劲把自己作到半疯的姑姑的悲惨故事

记得曾经在天涯上看过一个筒子写的东东,说是有些人抓了副绝好的牌,却输的一塌糊涂,小猪看了觉得这样形容我家一个堂姑姑,真是太贴切不过。

开8前先交待清楚背景。

主角是我堂姑姑,1970年的,因为性格实在让人讨厌,就叫她厌厌吧。她老爹跟我爷爷是亲兄弟,我爷爷去的早,我老爹那时候才八九岁,我叔爷爷的老婆,我们也叫她三奶奶,是个很善良贤惠的女人,把我爹给养大了,一直跟叔爷爷一家住一起。

还有一个关键人物是美男子,货真价实的,可不要把他等同于现在的洗剪吹,实实在在的帅,身高185CM,军官,后面转业当了一个地级市的局长。美男是1966年的。

如果故事只有两个人,那肯定是你侬我侬,没意思啦。三人行,才有好戏看,所以还有一个人物,其实我也叫姑姑,厌厌的亲妹妹,1975年生的,从小生下来有点兔唇,叫她兔兔好了。

好了,交待完毕,还有一点,我耿耿于怀的,也说一下。我小时候绰号叫:掉肚子公猪,被亲戚、小伙伴笑了好多年,就是拜厌厌所赐。因为我小时候吃过晚饭就睡觉,所以导致肚子一直圆鼓鼓的。

就如打扑克跑得快,刚开始,厌厌真的抓了一手极好的好牌,相当于两个王,4个2都给她拿全了。唉……她却先把2个王,4个2先打光了,后面留下一堆3、4、5,成了死下游。

厌厌是我们那方圆十里出了名的美人。美到什么程度呢,从我记事起,总听到别人惊叹草窝里出了凤凰。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有次厌厌去县城送粮(之前农村种粮食,都要交一部分公粮给政府),一次送粮引来四个人到处打听我叔爷爷家提亲。

还有,厌厌从小是家里最受宠的。叔爷爷更是拿她当命根子,那时候的农村人,特别辛苦,要干农活,干许多家务的,但厌厌别说农活,家务都基本不会干。这要是搁现在的城市独生女身上,也不算个事,不会做家务的海了去了。但是亲啊,厌厌出生在1970年,而且出生在农村。

好吧,厌厌不干活也就罢了,还特别自私霸道,要什么必须得到什么的极端例子,而且拧巴的性格有让人用连环神掌拍死她的冲动。厌厌是老大,后面叔奶奶又生了8个,存活的只有5个,就是厌厌,还有大叔叔,二叔叔,三姑姑(兔兔),小叔叔。兔兔刚出生时嘴唇有个小小的豁口,不算严重,但也有点破相了。

小猪曾经非常喜欢看《家有九凤》,觉得特别真实,又有槽点。厌厌家虽然没有九凤,但那三龙二凤,也还是蛮有看点的,比如拉帮结派,厌厌跟大叔叔是一伙的,二叔叔,三姑姑是过命的兄妹,小叔叔看似独来独往,其实也并不全是在打酱油,两派打仗时,他上窜下跳得最欢腾。

厌厌干过的拧巴事起码有几百箩筐,挑几件最典型,到现在也还被我妈跟邻居们吐槽的事情来说吧。豇豆是农村吃得最多的菜,一个菜碗里的豇豆,如果大部分切得比较长,那厌厌就要翻出里面最短的,比较短的吃。

如果短的恰好被二叔叔,兔兔不小心夹了,那不得了,厌厌眼睛一横,饭碗往桌上一扔,必须给夹回菜碗里。夹回菜碗里的豇豆,厌厌也不吃,直接挑出来扔地上。然后再继续挑碗里短的豇豆。

厌厌挑短豇豆吃,她娘老子还以为短豇豆有什么妙处呢,下一次炒时就把豇豆大部分切成短的啦。这回呢,厌厌就挑里面相对比较长的吃,把长的全部挑完了,才开始扒饭。这只是一个例子,反正基本每天吃饭,都要这样挑。

记得有一次吧,那时候我5岁,别觉得小屁孩不懂事哦,小猪5岁时已经懂得非常多啦。也能记许多东西啦。那一天中午,我们家也正吃饭呢,突然听对门叔奶奶家传来哭声,骂声,打架声,真所谓声声入耳啊。

推开对门叔爷爷家的门,看到厌厌正涨红着脸,趴在兔兔身上,用手在兔兔嘴里用力抠,可怜的兔兔倒在地上拼命哭。大叔叔把二叔叔压在碗柜上面,用脚在踢他。小叔叔端着碗,开心的站在厌厌跟兔兔身边,兴奋的大叫:二姐,咬她,咬她,咬死她。然后哈哈哈大笑。

因为被我打开了门,我老爹老娘也跑过来了,老爹一声张三吓退3000曹兵般的怒喝,总算控制住了局面,老娘把在炒好了菜端上了桌,就去把侍候猪吃食的叔奶奶叫了回来。

一问原因,又是躺抢的豇豆,兔兔不小心夹了一条长豇豆,还夹进嘴里吃了。厌厌甩了碗,扔了筷子,非得让兔兔吐出来,二叔叔看不过眼,骂了厌厌。大叔叔一看有人骂自己姐呢,立马出头帮厌厌,兄弟俩打了起来。然后厌厌就去抠兔兔嘴巴。

此事的结局呢是叔奶奶终于还是怒了,如来神掌最终伸出来了。拿起柜子上的干竹子,准备来一顿竹笋炒美人肉呢,可是,别急别急,还是没能如我的愿呀,竹子还没有打到厌厌身上呢,厌厌就这样倒下了,就跟电影里中枪烈士的慢镜头一样倒下了。手脚一抽一抽的,还吐起了白沫子。叔奶奶立马扔下干竹子,嘴里:崽啊崽啊的叫着,让大叔叔把厌厌抱到床上去了。

此事后面的结局呢,是叔爷爷回家后把叔奶奶骂了一顿,为什么切的豇豆会有长的有短的,都一样长短,不就没得挑了么?当然还有附带条件,厌厌连续吃了三天荷包蛋,还加一件有印花的上衣。唉……世道不公啊,可怜的兔兔,可怜的豇豆。还有非常非常失望的小猪……

唉,楼上有人筒子在催写重点,写关键地方,我赌一毛钱这位筒子看A片肯定会拉快进,只直接看“进出方程式”的。哈哈,开玩笑的。别生气,这位筒子,所谓煲汤要炆火才更香嘛,如果只写重点写关键,其实直接看我的题目就可以了,就是一个女的,作啊作,把自己作成了蛇精病。

好吧,继续,有人看就写下去。

厌厌让人抓狂的事情很多,她的影响力是巨大的,不止可怜的兔兔躺枪,村里的小伙伴也没办法幸免。听说厌厌他们同时代的小伙伴上小学,因为要赶山路,路途比较远,所以一个村的学生,都是结伴同行,不能落单。

70年代的大山路,夏天的话,蛇有时候成群结队的,一两个小孩看到了,直接吓瘫。那时山里还有野猪呢。大家结伴同行,厌厌必须是走在第一个,那时女娃读书的少,她是头一个,其他都是男娃子。

如果有人超越她,走到了她前面,她就停下来在地上打滚,哭闹,走前面的人再折回来,站到她后面,她才肯起来继续走。不然,如果别人不理她,直接走了,她可以在那个地方哭闹上一天,最后我叔爷爷跟大叔叔把她抬回来。

为了防止厌厌在路上一哭就是一天,大叔叔就成了厌厌的守护神,他忠实的跟在厌厌身后,不准任何小伙伴超过厌厌,万一超过了,大叔叔会把小伙伴拉回来,如果拉不回来,就直接开打。

好吧,关键人物美男千呼百唤始出场。

听我老爹说,美男的爷爷跟厌厌的爷爷,也就是我爷爷的老爹是战场上的战友,厌厌的爷爷是条汉子,帮美男的爷爷挡过子弹,所以两人结成了生死兄弟。

70年代中期,美男的老爹被一种叫百步蛇的剧毒蛇咬了,又是我叔爷爷用秘术治好了。那时候的医疗条件很差,如果没有我叔爷爷,美男的老爹就葬身蛇牙了。两代人的舍命相救,厌厌家对美男家两代人恩重如山,所以美男的老爹对厌厌一家是非常感激的,但是因为当时家里条件也不咋的,唯一能拿出手的,就只有这个从小跟画上画出来一样的儿子了。就要求跟叔爷爷对亲家。

其实当时看来,以厌厌的美貌,美男不吃亏,美男帅,厌厌的美貌也是方圆十里出了名的,但介于她的拧巴性格与自私懒惰,村里的人都表示吃不消。外面的人呢,闻名而来,但在村里打听打听也知难而返了。所以厌厌20岁也没有找着婆家,现在不算啥,但在当时的农村,已经很让叔爷爷叔奶奶焦虑了。

这正是报恩的好时候啊,美男的老爹直接拍着胸脯保证说,就让美男娶厌厌,就算厌厌是个菩萨,为了报恩,他们一家人都供着她,让她一辈子舒舒服服。

美男爹是个行动派,跟叔爷爷一合计完,一个电报打到美男部队,三个字:父病危。美男火急火燎在一个星期内赶了回来。

第一次见美男,我不到10岁,却被深深的震撼了。也许跟当时在农村,周围都是些泥腿汉子的原因,当时美男给人的感觉就是,花儿都开了,全世界都笑了的感觉,特别亮眼,就连我娘老子,现在有时候闲聊,还说美男是世上最漂亮的男子。

不用多说,厌厌第一眼就看中了美男。美男身高185CM,在当时的南方农村,这身高绝对是少见的,周围邻居一般165-168之间的多,能上175就很显眼了,但美男,是185。他当时坐在叔爷爷家矮矮的客厅里,在一群不到170的庄稼汉子堆里,那坚毅,阳光干净的脸跟挺直的腰板,深深的有一种超凡脱俗,鹤立鸡群的感觉。

当时美男什么感觉不知道,只是那天,当着村里最年长的爷爷(相当于族长的地位),还有一些村里长辈的面,美男爹跟厌厌爹保证,不管美男如何想,美男这辈子只能娶厌厌一个人,不管美男以后出息如何,不管厌厌以后如何,他们一家都会对厌厌好,就算她是尊菩萨,一家人也会供她一辈子。

唉,美男爹啊,你为了报恩,完全不顾自己儿子死活啊,美男啊,可怜的孩子。被自己亲爹给卖了……

美男是个大孝子,虽然对自己老爹把自己骗回来不爽,估计他也没少听过两家人的渊源,厌厌又是这般的美丽,美男也同意了。

后面两个的你侬我侬小猪就不知道啦。只知道那段时间,兔兔开心了许多。有一次我跟兔兔一起放牛,问兔兔为什么这么开心,兔兔说,因为有了美男,厌厌基本不打她,也不骂她了,还送她一个夹头发的夹子。

忘了说,以前厌厌一不开心,最倒霉的就是兔兔,兔兔本身比厌厌小5岁,又长得瘦小,比厌厌矮了许多,只有挨欺负的份。这也难怪,家里好点的东西都被厌厌独占了,兔兔还得干农活,干家务,长得跟豆芽菜一样。

这个事情,我老爹老娘跟叔爷爷说过,为什么不管管厌厌?应该这也是许多筒子想问的,厌厌这个鬼样子,她妈知道吗?亲啊,知道的,不光她妈,她爹都知道,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厌厌就是尊菩萨啊,有时候她做得过份了,叔爷爷要治她,她就发羊颠疯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嘿死个人啊。小猪想问问各位筒子,这到底怎么样才能做到呢?小猪一直想不明白的,要说厌厌装吧,这个羊颠疯能装得这么像么?

话说美男从部队回家探亲见过一面后的那一年里,是兔兔最开心的,厌厌我倒是见得少,因为厌厌一般不出门,夏天说太晒,冬天说太冷。当然,同住一栋房子里,见还是见过的,就是邮递员踩着单车在我们厅屋门口叫厌厌拿信的时候。厌厌会故意慢腾腾的开门出来,拿了信后,如果我们在厅屋里吃饭,或者玩耍的话,会把手里的信封一扬,得意的说:这是美男的信,部队寄回来的!

第二年的春天,美男爹跟叔爷爷又国家元首会晤了一下,两人年龄都不小了,应该把婚事给办了。这回倒不用美男爹装病了,美男喜滋滋跟部队打了申请,回家娶老婆了。

各位筒子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厌厌这副“跑得快”的牌,拿了2个王,4个2呢?天生美貌,爹妈宠爱,农村女娃从来不干农活不干家务,可以读书,有个弟弟跟孝忠犬一样的守护她,有个妹妹可以供她毫无顾忌的发泄,欺负。而且的而且,有这样出色的未婚夫,这样好的公婆。这样的人生,对于那时候的农村女娃来讲,是何等的幸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