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日本AV女优好似樱花般的花开花落

f73127a806879bf9f6658e4efc556cdc

日本人喜欢瞬间盛开瞬间随风而逝的樱花,与其“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的文化是有关系的。这种民族性融入和反映在日本社会的方方面面,AV界也不例外。可以这样讲,日本AV女优就犹如4月的樱花,“一层层,一堆堆,好像云海似地”。但是,不管她盛开时多么绚丽烂漫,如云似霞;凋零时也是无声无息、一片片花瓣随风飘落,不禁让人感慨。

日本的AV女优一般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专属型女优”,一种是“混合型女优”,还有一种就是“自由型女优”。“专属型女优”往往知名度较高,拥有一群忠实趸定的粉丝,她们都与特定的经纪公司签有专属合约。出演的作品发行时,她们是绝对耀眼的“封面人物”。从某种意义上说,AV是围着她们转,更像是专辑,在中国大陆一度大红大紫的“苍老师”以前就属于这一行列。这些“红牌”是AV销售量的坚强保证,制片公司如果能请到她们出演,就如把金卡插进了提款机,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不过,既然是“金卡”,自然发行量有限,她们在整个AV女优中比例不到1%。

“混合型女优”则是日本AV界的中产阶级,她们占到了现役女优的9成左右。顾名思义,“混合型女优”需要与多名女优一起出演,她们与经纪公司是拍摄一部片子做一次签约。日本AV中那种“温泉女子同学会”、“世纪大乱交”之类的作品,就少不了她们的身影。说句不好听的,这些“打酱油”的女优就如电视剧中的路人甲、路人乙,虽然有一纸合同在手,但出卖了那白花花走向“熟女”的肉体,连名字都不会出现在AV作品中。因为没多少人会关心这些不起眼的小角色叫什么,爱好者们需要的只是她们喷火的身体与销魂的喘息声。因此,她们更像“一次性快餐”,大家吃完就忘。而且,与日本中产阶级朝九晚五上班、定时拿工资不同,她们没有稳定的片约,处于有上顿没下顿的状态,1年平均400万日元(约合22万元人民币)左右的收入,也就相当于当今中国大陆“北上广”的高级白领。

更为凄惨的是“自由型女优”,她们是日本AV界的个体户。说是“自由型女优”,其实一点都不自由。由于没有合约,她们不能挑肥拣瘦,必须出演包括SM等几乎所有类型的AV。着实有点“随叫随到”的味道。而且,由于毫无保障、也没有经纪人,她们是业界“潜规则”的重灾区。为了一部片酬5万日元(约合3000元人民币)左右的片子,她们要在很多大大小小的具有各种不同功能的床上滚上一遍甚至几遍。据报道,2002年入行的性感美女浅井,就是“自由型女优”的代表。有着一头乌黑的头发与长睫毛的她,一年间几乎是“年中无休”地出演了300部以上的AV小片,现在依然“傲然”地保持着这项纪录。但是,日本AV业界私下给她的外号叫“千人斩”,由此,可见这个业界的艰辛与冷酷。

由于收入微薄,现在仅依靠拍摄AV维持生活的只限于“专属女优”及一部分“混合型女优”。其他女优几乎都在这“副业”之外有自己的“主业”,拍摄AV纯属于捞外快。只有出演的作品有了人气,与经纪公司签订长期合约,女优才拥有把拍摄AV作为“主业”的资格。日本2000多名现役女优中,这个人数不到100人,仅占5%!

从另一个标准来看,如果女优每个月接不到3部以上担任主角的片约,那她就无法将拍摄AV作为唯一的谋生手段。而且,日本AV界“从来只有新人笑,没谁听到旧人哭”,不管多么大红大紫的女优在1年、半年甚至几个月时间,就会从“女王”变成“灰姑娘”。这个时候,有些人会自降身价成为陪衬新人的“绿叶”;有些人会进军海外市场;还有些人会黯然退出。

在如此激烈的生存竞争下,AV女优其实是日本最悲催的一群人。即使有过烟火般的灿烂,也会马上化作点点花火,最后消失在无尽的夜幕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