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扒一扒身边小气抠门但演技最让人震惊的JP朋友!

刚开始很奇葩,但后来越看越心酸啊。

小气抠门但演技最让人震惊的JP朋友

看了许多JP贴,感慨生活简直比演技要精彩的多,虽然许多人遇到的许多事情确实JP,但是比起我身边曾经出现过的这一位,我敢说绝对是JP中的奇葩,奇葩中的战斗机好吗!今天终于忍不住想要来扒扒和她相处过遇到的事情,既然是曾经,就说明目前真的已经真的忍无可忍友尽了……

先来说说背景,露珠当初是在S城上的大学,本地人,念高三的时候和本校一位学长开始了偷偷摸摸的交往(当时也是我们学校毕业已经上另一所大学),之后考上大学后便开始了明目张胆校园恋爱(羞涩捂脸),就叫他卡卡吧。

露珠的男友虽然不是很帅,但是运动细胞发达是学校足球队的主力,大家知道读书的时候,这种运动型的男生总是比较受女孩子欢迎,然后自然而然的呢,他的圈子也都是运动型男生一大堆,然后大家很自然一起出来玩,就这样我认识了卡卡君的其中一位好友——梅西当时的女朋友奥斯卡(原谅我实在不会取名字,我还要尽量模糊一些不能别人发现啊啊啊啊啊啊!)

这个奥斯卡,就是今天的主人公,让我大学四年不断感受JP其演技的人,为我踏上社会提供了丰富的人生阅历,真心不易!

第一次见面是在卡卡大学举行的什么大学生足球比赛,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朋友们,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奥斯卡,说实话我第一次见到奥斯卡还蛮吃惊的,因为她很胖,这么形容165的个子,180斤的体重。而她的男友梅西呢,真的是活脱脱的大帅哥,一身肌肉阳光帅气,我当时就偷偷问卡卡:这两人怎么在一起的?卡卡笑着说,是啊所以梅西被她管的很紧啊。

我当时的感觉就是,这个女孩子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哪里晓得知道他们的恋爱史之后我简直抓狂了!

于此同时,也认识了另一个卡卡的好友——欧文和她的女朋友悠悠,因为跟这个女孩子比较聊得来,所以很快就打成了一片,她就是个活脱脱大美女,这些男孩子带出来的女生,都是身材很好长得很美(露珠自认长得不差,但在这些人中间我也深深自卑了),所以在这一大群人中,奥斯卡就显得特别另类。

但她一看见我就来拉我的手,然后说早就听说你了,居然现在才看见,卡卡把你藏得太好了云云,让我觉得这个人还不错啊,性格开朗和人自来熟,哪知道接下去,好戏开场了。

在看比赛的过程中,悠悠去小卖部,跟另外几个女孩子聊不拢,就和奥斯卡坐在一起了,我就随口问你跟梅西怎么在一起的?她说是高中同学,说梅西追求她很辛苦,然后又说自己妈妈是区政府秘书科秘书,爸爸是市里面高官等等,说双方父母都知道对方了,应该毕业就会和梅西结婚,之后半小时我几乎没插上一句话,一直听她眉飞色舞,当时天真的我还在心里感慨,怪不得梅西喜欢她,可能家庭条件出色,又是青梅竹马也有原因吧。

此时赛场上忽然有了波澜,不知道什么原因两边起了争执,然后梅西动手了,裁判红牌直接罚下去,这下奥斯卡跳了起来,前一分钟还在跟我满脸堆笑聊天,后一分钟已经冲进赛场开始狂骂裁判,我被森森震惊了!

正当我想去拖的时候,忽然赛场冲进一位上了年纪的妇女,一把把裁判推到,然后站到奥斯卡身前,加入了歇斯底里的狂骂阵营,我正想着这人是谁,保安师傅冲进来维持秩序了,此时只听奥斯卡一声大叫:“妈,我头痛。”然后就晕倒在地。

原来这个人是奥斯卡的妈—妈!她妈妈一看奥斯卡昏倒了,立刻跌坐在草地上歇斯底里大哭大闹起来,说裁判打她们。

这下好了,原本来拉人的保安和旁边观战的同学,手忙脚乱开始抬奥斯卡,然后在踢球的卡卡他们也懵了,我是彻底傻了都不知道怎么办,然后因为奥斯卡180斤的体重,四个保安加上几个男生,一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抬到了看台上。

此时梅西也已经被罚下场了,然后他在旁边也挺担心,一直叫奥斯卡的名字,就在忽然间,奥斯卡真开了眼,看着梅西泪雨梨花地哭了起来,梅西只好抱着她,然后奥斯卡开始说自己没用,让裁判把他罚下来(拜托,难道裁判听你的?)然后又说,一定要让妈妈跟体育局的人打招呼,把这个裁判禁赛云云,我又一次震惊了。

最后比赛终于结束,梅西去和卡卡欧文他们汇合,此时我听见奥斯卡她妈忽然问:你刚刚干什么骂裁判?OrZ!合着她妈是刚巧来看比赛,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大妈,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就冲进来把人家祖宗问候一遍啊!

认识奥斯卡的第一天,我脆弱的小心脏感觉被万千草泥马来回踩塌了无数次,哪想到,这只是我了解她惊人演技的开始。

继续(我人还在外面,但是激起了露珠脑海深处的记忆,停不下来用手机打字比较慢请谅解!)此时,奥斯卡惊人的演技又发挥了,只见她缓缓走过来,一边蹲下帮着捡东西,一边淡定地说:“质量这么差,看来上次新闻报道说的是真的。”

我此刻已经有些不想说话了,只想快点和逃走离开,结果奥斯卡继续说:“新闻说现在很多专卖店都卖A货呢,可能我妈花的二万块打水漂被英国佬骗了。”

总之她就是想传达给我一个信息:她绝对真金白银专卖店买来的。虽然我内心也有疑问,但是她这么言之凿凿我居然当时真的信了,信了……

那次回去的车上,我忍不住问卡卡有关奥斯卡的事,卡卡就说他们这群人是高中就开始认识的,但他和奥斯卡接触不算很多,悠悠和她走的近,可能男生对于背后说女生八卦有些排斥,他没在跟我多说,就提了一句:你慢慢就会了解她的。

果然,露珠后来通过一件件超越人类想像力的事件,逐渐了解了她这个人!

啊啊啊为什么驴包事件那一段完全没有了,我一个一个打的字啊!

算了,先往下写,如果明天看看还没有,我再重新写一遍驴牌包包那精彩的段落。

之后又一次,大家晚上出去玩,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当天晚上大家玩好出来很晚了,宿舍回不去,因为我家离那个区很远,且因为那个区相对比较偏僻,有的只有一些小旅馆,卡卡不同意我住,当时梅西忽然说了句:那你住奥斯卡家吧,她家就在附近。

当时我看到奥斯卡脸色变了一下,我真是少根筋,觉得是女孩子住一晚上应该也没什么吧,而且记得以前吃饭时候,奥斯卡说起过她家,说是带泳池的独栋别墅云云,想着睡一下客房应该没问题。就问奥斯卡可以吗?奥斯卡答应了。

于是我就欢天喜地跟着奥斯卡回家,想着可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独栋别墅(不要嫌弃露珠,当时真的没有见过带游泳池的别墅好吗!)

结果十分钟后,我站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前,当奥斯卡告诉我这就是她家,我瞬间呆滞了:说好的泳池花园洋房呢??奥斯卡好像猜透我在想什么,又开始说道:那个别墅在XX区呢,这边只是我们的另一套房子,偶尔过来住住,说是快拆迁了所以也没去动它,准备到时直接拿一大笔等等等等。

算了我想既然来了总不能掉头走吧,于是硬着头皮跟着奥斯卡上楼了,此时万分想念卡卡,我真该让他陪我回寝室,就算被宿管大妈臭骂一顿,也好过我之后的经历啊!!!

进楼后,我爬了一层又一层,终于在第五层,爬的我头晕眼花之际,奥斯卡说到了。我赶紧跟着她进门,此时我又深深地震惊了!我想过这个房子可能不太大,台这也太特么小了好吗!!!!我保守估计顶多不超出30平吧!只有一个卧室一个厨房一个客厅,家里也只有奥斯卡妈妈在,我偷偷问,你爸呢?你们平时怎么睡啊?奥斯卡淡定地说,她爸爸出差了,她和她妈妈睡一张床,至于我,睡沙发……

这还不是最让我震惊的,之后我忽然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厕所呢??晚上洗漱怎么破??奥斯卡又淡定地说:哦,这套老房子厕所是公用的,就在走廊中间,你等等去洗澡吧,说完热心地递给我两个热水瓶。

当我拎着两个热水瓶站立在乌漆墨黑的走廊中间,面对着公用厕所传来的一阵恶臭,我整个人真的是欲哭无泪了,自作孽不可活!!!

大家说,你们还住过公用厕所的套房吗?说好的市级高官呢?说好的花园洋房呢?!居然落个连厕所都没有的下场,我这不是自作孽是神马!!!!!

面对这一切,哪里还有心情洗澡,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洗脸刷牙立刻狂奔回来,那种阴森恐怖感真是不想再去回忆了,我只想赶紧过了这一夜然后立刻回去!

晚上睡觉,自然是怎么都睡不好的,我又不太敢动,因为一动那个老实沙发就会发出刺耳的咯吱声,我怕惊醒仅一帘之隔的奥斯卡母女,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一晚上。

第二天醒来,我谢谢奥斯卡母女,然后准备离去之时,奥斯卡拉住了我,我正奇怪她要干什么,结果她拿出了厚厚一大摞的相册,给我看她爸!爸!我当时又一次震惊了,我真的没兴趣看叔叔啊,但是奥斯卡津津有味,一直给我看她和她爸爸的合影。

这个时候我发现有一些问题了,照片上她和她爸爸的合影,我看了一圈,全部应该是在她十岁之前,没有再近一些的了,当时我就想怎么这么奇怪呢,而且她爸爸看起来完全不像是高官之类的啊,于是我就问了一句,奥斯卡你爸爸是去出差了吗?

奥斯卡嗯了一声说外交部很器重他,目前派去北京常驻了,偶尔回来一趟,还说他爸爸是在给她铺路,让她毕业后可以直接进外交部(露珠当时真的是白菜啊,居然又相信了,觉得奥斯卡运气真好,有这好的爸爸),之后告别奥斯卡,看了一眼让我永生难忘的这栋民居,回学校去了,临走前奥斯卡不忘热情地拉着我的手:下次去住独栋别墅!带游泳池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