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汪峰“涉黄”?华语情色歌词一瞥

近日,“帮汪峰上头条”一事又有了新的焦点,那便是其年度大碟《生来彷徨》中的性描写。

《生来彷徨》性描写

首当其冲的是《高地》一曲:“穿过那些忧郁的小巷我来到你的果园,些许马耳他香薰的味道让人魂不附体;夕阳下的你看上去就好似燃烧的海伦,我喘息着幻想着混乱着如此不知所措。来吧,姑娘!一起来吧!不要浪费这美妙的时光;震撼我吧!达到高地!让我们的顶点充满喜悦!”如此大胆而赤裸的描写,尺度快赶得上《金瓶梅》了。而专辑中另一首《这感觉怎么样》则是从对手戏切换到了独角戏:“孤独一人的感觉怎么样,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做爱一个人哭笑,一个人把流星洒在天上。”对于平日里熟悉了在你爱我我爱你这等花前月下、却缺乏进一步行动,或曰在进一步行动开始的时候镜头一黑略去不表的听众和观众们,汪峰此举确实犹如重磅炸弹。当今内地乐坛首屈一指的男歌手NO.1竟然公然鼓吹情色,这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可实际上,在流行音乐里拌一点荤,这是再稀疏平常不过的事情了。“独立女王”陈绮贞十年前便写下了《躺在你的衣柜》:“你的毛衣跟着我回家了,我把它摆在我的房间……它就要刺痛了我最敏锐,爱的幻觉。”且陈绮贞大大方方地表示,这首歌写的就是性。“亚洲天团”五月天面对男女之事也从来不遮掩,在他们的《爱情万岁》里,阿信也高呼:“就让我吻你吻你吻你直到天明,就让我穿过你的外衣然后你的内衣。就让我吻你吻你吻你直到天明,就让我刺探你最深深深处你的秘密……黎明之前只要和你尽情嬉戏。”是的,相恋已经不能再倾国倾城,性是相恋的一部分,既然通过了版署的审批,大大方方地放到公众面前,作为听者也不必扭捏作态了。

当然,此刻众人对于汪峰歌中所描绘场景的惊呼,一方面自然有着中国传统对于性文化摆不上台面的说法,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娱乐媒体没有节操的讨论。汪峰你是和谁一起达到高地?噢,还能是谁嘛,一定是章子怡嘛!汪峰太性福了耶!至于陈绮贞和阿信……原来独立女王也是需要性生活的呢,可阿信到底是和谁嬉戏呢?这样的联想对于歌手、尤其是我手写我心的创作歌手来说,是无知且幼稚的。先不说性本身便是人性自然,另一方面,通过写性,写的也是作者对生活的暗喻,不仅仅停留在肉体欢愉而已。再者,这也没说写的就是具体和哪个对象呀。也难怪汪峰经纪人对此番外界的反应如此激烈,“你有了解过这些歌是什么时候写的么?为什么非要跟这些事情联系到一起?为什么媒体一定要这样想事情呢?”

哎呀,我说大姐你也别太激动,若不是这样,汪峰怎么在头条上下不来呢?什么是市井小民们最好奇的呢?不过就是香港“小清新”之王my little airport在歌中所唱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文艺腔。我只想摸你乳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