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青春小说:微笑只是你的保护色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微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很贴切的一句歌词。

微笑只是你的保护色

1、等我瘦成一道闪电,第一件事就是劈死你!

2014年4月28日。

郝豆豆像条丧家之犬坐在人才招聘中心的外面,垂头丧气,刚买的职业套装已被挤成咸菜,奄奄一息地贴在身上。

想起刚才人山人海的情形,拿着简历的应届生蜂拥进去,就像一群被放出圈的牲口,狂奔过去,不到三分钟,衣冠楚楚被摧残成残花败柳。每个摊位都挤满了人,大家 都是找到空隙就插进去,看也没看,不要钱地投简历,或者坐下去,一身热汗却满面笑容地推销自己,比超市摊位卖猪肉的还热情。

郝豆豆也找着机会挤上去,不过耗了一上午,除了收到几句公式化的等我们公司通知,就没有其他亲切的问候。

摔!郝豆豆把简历摔到地上,又捡起来,成本三块四呢。

宿舍的姑娘都配上穿得花枝招展,就连郝豆豆也努力缩减满身的肉,把自己挤进套装里。A字裙,白衬衫,别人穿是美感,可郝豆豆一穿,那简直是灾难,而且还是世界级的灾难。

不为别的,因为这姑娘太胖了。

但这不是以胖为美的唐朝,郝姑娘走到哪都招嫌弃,就连面试,第一关就被刷下来。

她站了起来,抚平身上的咸菜,准备去赶下一场,还做了下心理建设–

等我瘦成一道闪电,第一件事就是劈死你!

2、她是如此想讨爸爸欢心,于是幼儿园把自己吃进微胖界。

郝豆豆有两句口头禅。

一句是,等我瘦成一道闪电,第一件事就是劈死你。另一句是,哎呀,我的狗血小人生。

纵观郝豆豆的小半生,还真是被狗血泼得浓墨重彩,淋漓尽致。

她从小父母就因为各种原因分居两地,郝豆豆跟着爸爸一起生活。

郝爸爸当年在国企,做电力工程师,香饽饽一个。没想到几年后,国企改革,郝爸爸下岗了,风光不在,香饽饽也成了过去式,高不成低不就。情场失意,事业受挫,郝爸爸回到家,笑呵呵地去给母亲请安,出来看到女儿,总是忍不住要唠叨郝豆豆两句。。

郝豆豆当时小,不懂自己做错了什么,只会哭。爱哭,其实更不讨人喜欢。

她只知道要乖乖的,乖乖地吃饭,乖乖地玩,不吵不闹,尽量让大人忘了自己。有时为了讨大人欢喜,她会多吃点饭,把饭吃得干干净净,这时候,爸爸会表扬她一下。

这就是开始郝豆豆前半生的悲剧,她是如此想讨爸爸欢心,于是,幼儿园的时候,她把自己吃进微胖界,小学时,她已经一脚迈进胖界。从此,奠定了江湖地位,美好的时光一去不复返,满身油脂常相伴。

郝豆豆上了小学才发现,原来,胖已经不讨好了。

幼 儿园,小朋友要长得珠圆玉润,那是婴儿肥可爱,如果长大了,你还是这么胖,那就会招嫌弃。郝豆豆刚上学,脑子还没开窍,成绩很不好,总是班里被留下来挨训 的那几个。她怯生生地抓着那写着鲜红成绩的试卷,愣怔地站在同学间,好像占的位置就比别人多一点,显得比其他同学傻几分。

老师不喜欢她,她又是差生,郝豆豆就成了班里谁都可以被欺负的那一个。

小 孩子要是坏起来,其实非常可怕的。因为他们的是非观还没建立起来,根本不懂对错,而且盲目的从众心理,搞小团队,孤立针对。郝豆豆就莫名其妙被孤立了,完 全是毫无理由。如果硬要说一点,她让老师失望了,她成绩差,她给同学丢脸了,班里出了个胖子,提起他们班就是我知道,豆胖在你们班。

他们还给她取了外号:豆胖、胖豆、郝胖胖、豆胖胖

全部不放过她的体重。

3、郝豆豆整个童年都变成一个冷笑话,吃饭睡觉打豆豆。

郝豆豆小时候真的笨,也有点傻,不知道胖了点,得罪谁了。

她试过去减肥,每天跑步上学、跳绳、做运动、不吃饭,还用皮带勒住腰上的游泳圈,勒得很紧。有一次勒得太紧了,上课的时候她突然一骨碌从座位上滚下来,因为喘不过气再加上中午没吃饭。

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郝豆豆说了一顿,说小小年纪,女孩子不要太爱美,胖点没关系,要减肥出了什么事,谁负责得起。训完还把家长叫到学校,郝爸爸在老师面前态度很好,一转身,脸色阴沉地把郝豆豆领回去,路上没说一句。

郝豆豆明白,她又干了件不讨好的蠢事。

因为这件事,郝豆豆在学校出了名。第二天上学,郝豆豆还没进校门,她就感受到了同学们深切的问候,他们在后面指指点点,还跑过来冲她阴阳怪气地笑,大声喊着郝胖胖,你今天瘦了吗,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郝豆豆背着书包,肩带深深陷进肉里,她咬着嘴唇,低着头,快速走进教室。她做错了什么,要受这种羞辱。小孩子的自尊其实特别强,郝豆豆也一样,甚至她比谁还在乎别人怎么看她。

回到教室,同学也不会善良点,大家还是挤眉弄眼,拐着弯笑她。郝豆豆沉默地忍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长得胖招嘲笑,减肥也被嘲笑,无论她怎么做,都是不对的,反正他们就是不喜欢她。

郝豆豆终于放弃减肥。老师盯着她,怕她出事,爸爸也要盯着她,说她再弄出什么幺蛾子,就不管她了。于是,郝豆豆整个童年都变成一个冷笑话,吃饭睡觉打豆豆,她是现实版被欺负的那个,直到何泊然的出现。

4、何泊然有很多朋友,郝豆豆只有他一个朋友。

何泊然的出现,简直像一道圣光,照亮了郝豆豆苦闷的人生。

那是小学最后一学期,学校不知道哪里跑来一个疯子,冲进学校到处找人,衣衫褴褛,疯言疯语,吓坏了课间休息的小学生。大家尖叫着到处跑,郝豆豆反应慢了些,被疯子抓住,他捏着郝豆豆的肩膀问:你是不是我女儿,我女儿?

无人敢靠近,郝豆豆被吓得只剩一口气。突然,有个小男孩蹿了出来,朝疯子扔石头,喊 她不是,你女儿在那里,边喊边往其他地方跑,引开了疯子。

老师和保安终于赶过来,只是虚惊一场,郝豆豆摸了摸被捏得生疼的脖子,没有哭。因为胖子就算哭,也得不到多少同情和体贴,相反,他们会觉得烦,觉得她哭得很丑。

一堆孩子嗷嗷乱哭,郝豆豆跑去看救她的小男孩,哎呀,她认得他。

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何泊然,学霸,长得还很帅。何泊然被老师、同学包围着,郝豆豆想去说谢谢,踟蹰了很久,还是没敢走进包围圈。那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英雄救美,但是她是个胖子,不符合世俗的设定。

但郝豆豆记住了他,从那以后,何泊然走到哪,她都能一眼认出他,并成功把自己隐藏在被人忽略的角落。直到有一天放学,她看到何泊然望着烧烤摊,站了很久,最后低头走了。郝豆豆不知道被什么附体,冲过去买了两串烤肉,递给他:给!

她几乎不敢看他,只是直直把烤肉递给他面前,说道:谢谢你帮了我。

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也不知道何泊然有没有听到,烧烤的香味如此明显,何泊然接住了。一回生二回熟,两人就这样成为朋友。小学生的友谊其实很肤浅,一起吃,一起玩,一起分享,就是朋友了。

何泊然有很多朋友,郝豆豆只有他一个朋友,而且何泊然想起她,大多是他需要买点什么。

妈妈惦记着女儿,她每次来看郝豆豆,就是给钱,所以郝豆豆比其他小朋友有钱。何泊然什么都好,就是家境一般,男生好面子,撑场面时就想到她。郝豆豆死心塌地地对他好,他需要买什么,只要他稍微暗示,第二天马上送到面前。

小学毕业,郝豆豆很是伤心,给他买了个一百五十元的包当毕业礼物。一百五十元,对当时的小学生来说,简直是天价。何泊然看到礼物,大概有些感动,说道:豆豆,以后我们还是好朋友。

这句话,郝豆豆深信不疑,她是如此庆幸有这么一个朋友,他还说,他们是好朋友。

初中,对郝豆豆来说,简直是另一个噩梦的开始。

她没能和何泊然分到同一所中学,成绩摆在那里,没办法。但这不是最悲剧的,悲剧的是郝豆豆发育了!发育期间她饭量急剧增大,吃得很多,还是感到很饿。这样的结果,就是她不断长高的同时,体重也不断在飙升。

郝豆豆简直要疯掉了,但又战胜不了饥饿感。

整个初中,郝豆豆就坐在最后一排,清一色的男生,就她一个女孩。很奇怪的存在,但当一个人一直被轻视嘲笑,长期处于被忽略的状态,连自己都会看轻自己。郝豆豆渐渐习惯了,反正她就是这样,无人在乎。

后排基本是班级的差生集中营,不听话的、爱打架的、成绩差的、有钱的、得罪不起的,都凑在一起,郝豆豆和这些老师眼中的坏孩子凑成堆,一起起哄,一起开老师的玩笑,一起闹事,慢慢也变成他们眼中的坏学生。

她成绩本来就不怎样,现在更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老师找她谈过,爸爸也说过她,郝豆豆不以为意,因为没人接纳她,除了他们。虽然她心里清楚,他们也没把她当作真正的朋友,但和他们成群结队走过校园,被人注视,她能短暂地找到自己的存在。

所以,郝豆豆学会了自嘲,别人再嘲笑她的体重,她能跟着一起笑。

别人看她不在乎,变本加厉地嘲笑她。无人知道,她不是真的不在乎,她只是装作不在乎。

她太孤单了,她太渴望朋友,这时,她总是想起何泊然。何泊然没和她联系,郝豆豆联系过几次,他总是淡淡的。郝豆豆从小最擅长的技能,就是不会打扰别人,渐渐地,她也不再找他。

她有时也会想,他们是不是真正的朋友,但很快会摇头,给自己肯定的答案。

如果否认何泊然,就是否认她曾经信任的友情,她不想那么可悲。

6、郝豆豆就这样,瞬间被闪闪发亮的何泊然闪瞎了本来就不太好的眼。

郝豆豆再遇到何泊然,是在高一。

每次升学,都是郝豆豆的痛,她要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融入新集体,而且往往免不了一番示弱和讨好。开学就是郝豆豆的低潮期,尤其是经历过初中短暂的辉煌风云,升高中,显得更低落。

因为她脚受伤,没能参加军训,同学都已经打成一片,郝豆豆还像个初来乍到的人。这次似乎更难了,郝豆豆一个人沉默地走在走廊,迎面走来一群人,她下意识地躲到一边,继续走,听到后面一声惊呼。

豆豆!郝豆豆!

郝豆豆回头,看到一个少年被围在中间,兴奋地走过来。

是何泊然,郝豆豆一眼就认出来了。他还是那么帅,甚至更阳光,笑容满面走过来。郝豆豆那时候就感觉,有一道圣光打过来,照亮她卑微懦弱的狗血小人生,何泊然简直是世界救星!

何泊然看起来很开心:认不出我了吗?我是何泊然啊!

他继续说:你没什么变,还是这么–

最后那个字,被他委婉地咽回去了。他把郝豆豆推出去:这是豆豆,我小学同学,很仗义的。

郝豆豆当然不会计较,何泊然还把自己介绍朋友,她简直感激涕零。她望着何泊然,俊朗帅气,心跳得像打鼓,怦怦地要跳出来。

其实,年少时喜欢一个人很容易,可能因为他长得帅、学习好、篮球打得好,也可能只是一次无意的示好。当这些都集中到一个人身上,简直是光芒万丈,不心动就天理不容。郝豆豆就是如此,瞬间被闪闪发亮的何泊然闪瞎了本来就不太好的眼。

郝豆豆又有朋友了,她是何泊然朋友的朋友。但有什么关系呢,被带入何泊然的世界她很开心,甚至因为他的叱咤风云,她很快融入新班级,有很多女生主动找她,因为她是他的好哥们。

对,他们是哥们,初、高中关系好的表现模式,现在叫男闺密,过去叫哥们。

何泊然变了不少,爱打扮,讲究牌子,和其他男生一样开始会关注女生,不变的是他们的相处模式,郝豆豆依旧很乐意为兄弟一解燃眉之急。她没放心上,谁没有需要江湖救急的时候。

郝豆豆把妈妈给她的零花钱都贡献给懵懂的感情。

何泊然对她不错,有时会和她开些亲密的玩笑,偶尔会拉着她的手。郝豆豆就会想,我对他来说是不同的吧,但有时候又冷冰冰不理人。忽冷忽热,郝豆豆的心真是备受煎熬,冬夏两个模式来回切换。

说何泊然对她不一般吧,他跟其他女生也玩得好,还给校花写信呢。说不好,何泊然哪件事,郝豆豆不清楚,他们这么铁,只有他不会嘲笑她。只有和何泊然在一起,郝豆豆才能忘了她是个被人嫌弃的胖女孩。

7、大概我太胖了,占位置。

郝豆豆这冰火两重天的日子,在一个冬夜结束了。

文理分科时,郝豆豆找爸爸商量,爸爸难得地和颜悦色,让她自己决定。说完,爸爸没有马上离开,反而坐下来,问道:爸爸要去外地工作了,你有什么想法?

一瞬间,郝豆豆全身冰冷,她的心往下沉,你都决定好了,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能有什么想法。郝豆豆摇头,爸爸出去。作业是写不下去,郝豆豆很想找个人聊聊,说她被丢下了,何泊然QQ不在线,打电话被挂掉,最近他总是很忙。

郝豆豆就一个人坐在房间里,黯然神伤,无人倾诉。

一个月后,爸爸收拾好行李离开那天,郝豆豆感觉自己好像被大家抛弃了,连爸爸都要离开她了。

郝豆豆没有哭,她甚至自嘲地想,大概我太胖了,占位置。

但她控制不住地难过,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这么努力地让他满意,还是被抛弃?自己是不是真的很惹人讨厌?

奶奶还在絮絮叨叨:豆豆你爸爸走了,不要就以为你没人管,要好好学习。郝豆豆一边麻木地听着,一边装作满不在乎的模样。

郝豆豆回到屋里做作业,做到一半,她实在忍不住,太难受,她要找个人倾诉。

郝豆豆去找何泊然,除了他,她不知道还能找谁。她丢下笔,就急匆匆冲出去。

那是冬天,出了门,被寒风一吹,鸡皮疙瘩都起来,郝豆豆才发觉好冷,她连外套都没穿,还穿着拖鞋。她站在何泊然家门前瑟瑟发抖,她不敢进去,就缩在角落,抱着自己不断跺脚。

冻得快麻木,何泊然终于出现了,不是一个人,同行的还有一个女孩。是何泊然天天写信的校花,郝豆豆下意识地躲到阴影处,看到何泊然走到家里,没一会儿跑出去,宝贝般把一件东西递给校花。

是那件限量版的动漫周边,郝豆豆这人很小气,但表达友情的方式很大方,越是在意的人,她越喜欢给他们送东西,礼物贵重和情意深浅往往成正比。从小妈妈只会给她钱,郝豆豆也一样,她表达好感的方式也变得如此。

但这托朋友从日本带来的公仔,被随便送给别人,他一点都不珍惜。

待他们离开,郝豆豆蹲在角落里,哭得泣不成声。她压抑了一个月,没有哭,装作不在乎,何泊然不用一分钟就让她流眼泪了。她如果够大胆自信,就该走上去说何泊然我很难过,你能不能陪陪我。但她不敢,她不相信,她不想去自取其辱。

从那以后,有一次去何泊然家,郝豆豆假装无意地问道:我送你的公仔呢?

锁到柜子里,免得我亲戚的孩子看了找我要。唉,都是些熊孩子

何泊然随口扯了个谎,郝豆豆没有揭穿他,也不像那天那么难过,他不过是又一次验证自己的可笑。

我大概不是他真正的朋友。郝豆豆变了,在学校混得风生水起,跟老师发生争执,谁欺负她她会翻脸,试卷单发下来就撕成碎片往下撒不少人羡慕她的风云岁月,她一个胖子活得无所顾忌,只有郝豆豆明白,她只是任性太晚,她不过是想更合群。

这么多年,她费尽心思去讨好每个人,结果,不过成全他们的欺骗和谎言。

8、她只是胖,肉比别人厚,但被伤害,一样会痛。

最后,还是郝妈妈看不下去,把女儿接到身边。

第一件事就是帮她转学,转到省重点高中。

郝豆豆要离开时,才跟何泊然说,一起玩得好的叫嚣着请客,郝豆豆说好。她请他们到学校附近最贵的餐厅,点了最贵的菜,吃到一半,她借口去洗手间,溜了出去,没再回去。她把手机关机,郝豆豆在回家的路上想着他们埋单找不到人,就控制不住地笑了,边笑边哭。

她真的哭了,她只是胖,肉比别人厚,但被伤害,一样会痛。她想起何泊然,开心时,他们处得很暧昧,他陪她聊天,逗她开心,她觉得自己是被在乎,但大多时,他就像一块捂不热的石头,不为所动。

郝豆豆想不明白,她只是想和别人那样,有个好朋友,她并不奢望何泊然的爱情。

郝豆豆回到妈妈身边,并没有事事顺心。母女俩分开这么多年,少不了一段痛苦的磨合期。两人性格不合,郝豆豆放纵太久,妈妈又什么都爱管,两人总是吵架,可再怎么吵,郝豆豆也没想过要找谁诉说,她已经学会一个人,开心或不开心。

她没再联系过何泊然,何泊然也没有。

命运似乎特别眷顾她。大学时,他们竟考到同一座城市。他们在火车站遇见的,郝豆豆和过去一样,一眼就认出人群中的何泊然。何泊然也看到她,盯着她好久,意味深长说了句:郝豆豆,你真是害惨了我。

那一顿饭可不便宜,郝豆豆哈哈大笑,两人一笑泯恩仇。

这又开始了郝豆豆狗血小人生的另一段悲剧。

大学嘛,课就那么多,时间多得发霉。

宿舍的姑娘陆续开始谈恋爱,郝豆豆免不了蠢蠢欲动。她已经开朗多了,彪悍的体重也锻炼了她彪悍的神经,胖怎么了,胖子也有被爱的权利,况且,郝豆豆除了胖点,长得不丑,追她的人还是有的。

郝豆豆在学校遛了一圈,摇摇头,没有一个比得上何泊然。

并不是何泊真的帅得天上无双,地上仅有。第一次心动的人嘛,总是难忘的。何况他们根本没什么恩怨,连不欢而散都没有,而且他们还有那么多算得上美好的回忆。

空暇时,郝豆豆就想起两人的过去,纵观小半生,何泊然还真是个可怕的钉子户,不依不饶要剥下她一层皮。郝豆豆这人有个优点,脑袋天生带着筛子,筛选一番,留下来的都是好的,坏的、伤心的全部被遗忘。这种性格说好听就是善良,实在点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何泊然勾勾手指,发个短信,郝豆豆又上钩了。

大学人才济济,何泊然有些失落。他约了郝豆豆出去玩,几顿饭下来,两人又纠缠在一起,还是那该死的暧昧。城南到城北,两所学校跨越一座城,郝豆豆不在乎,她来回跑,为何泊然洗衣服,打扫宿舍,享受这甜蜜的奔波。

何泊然虽然家境一般,但养尊处优,自理能力差,经常生活费寄过来就用光了,他能活下去,全靠郝豆豆的救济。宿舍的姑娘看不下去,说她上赶着做什么,没名没分,为他洗衣做饭,做二十四孝老妈子。

郝豆豆清醒了点,找了个机会,问何泊然:我们这算什么?

那天天刚亮,郝豆豆陪何泊然到网吧玩到通宵。从网吧头重脚轻出来,两人的脸色都有些惨白,何泊然打着哈欠:我跟你在一起很开心,但是–

他为难地看着她,好像很犹豫,郝豆豆试探地问道:是不是我太胖了?

何泊然没回答,郝豆豆说:我要是瘦点,你会喜欢我吗?

会吧。何泊然玩了一夜,很累,只想找个地方休息,随口这么一说。

他不知道这敷衍的两个字,让郝豆豆心中惊起万尺骇浪,无限希望。

10、原来她对他的好,只是殷勤。

郝豆豆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减肥。

和第一次不同,这次她期待着美好的爱情,她相信只要瘦下去,会有个美好的未来等着她。不变的是,郝豆豆减肥不要命,往死里减,运动少吃,一股死了都要减、不淋漓尽致不痛快的狠劲。把宿舍的姑娘吓得不轻,她们不断感叹,原来能把自己吃成这样也是狠角色。

可惜,郝豆豆这场惊天动地的减肥才刚开始,就迅速被扑灭。

没等她瘦成一道闪电,何泊然和别人在一起,和一个大他四岁的校外人士,其貌不扬,如果硬要找出比她强的一点,就是她比郝豆豆瘦。郝豆豆这就跟准备好炮弹,上了战场,结果发现人家已经打完了,世界和平了。她去找何泊然,何泊然不在宿舍,出去了。

郝豆豆跟他宿舍的舍友早就混得很熟,他们七嘴八舌:泊然单相思呢,还没追到那人。

原来他也有这一天,郝豆豆莫名地有点兴灾乐祸,其实是心存侥幸。她总是想,我对他好点再好点,他会看到我的好,会喜欢我。郝豆豆继续二十四孝般对他好,继续锲而不舍地减肥。她不甘心,励志要瘦成一道闪电,来劈瞎何泊然长到狗身上的眼睛。

那年圣诞节,何泊然终于彻底失恋了,他没追到那女孩,打电话给郝豆豆。郝豆豆放下手中的事去找他,陪他散心。到了晚上,街上都是出来约会的男女朋友,老天还很应景地飘了雪。一路走来,碰到好几对,女孩踮起脚帮男孩围围巾。

何泊然无限伤感地问道:豆豆,你能为我织条围巾吗?

郝豆豆不会织,不敢贸然答应。她把何泊然送回宿舍,立刻去买了毛线。

请教了卖毛线的阿姨怎么织,织了一天一夜,连上厕所都忍着,终于织好了。郝豆豆兴奋地把围巾围在脖子上,暖暖的,觉得心里一片柔软。她要给何泊然一个惊喜,送给他当新年礼物。

按捺住心中的焦灼,郝豆豆约了何泊然,让他元旦放假一定要空出来。何泊然答应了,新年第一天却没出现,郝豆豆在约好的地方等了半天没等到人,最后只好到宿舍找他。何泊然不在,电脑开着,上面的对话框还亮着。有人给何泊然留言我想你,何泊然就飞奔而去,连电脑都来不及关。

郝豆豆坐下来,呆呆地望着何泊然的QQ。何泊然做事很有条理,给每个人都改了备注。郝豆豆被分在小学同学组,备注赫然是殷勤的胖子。原来她对他的好,只是殷勤。那一刻,郝豆豆没有哭,只感到心死,万念俱灰,只想用围巾掐死何泊然。

她没觉得有多痛,大概何泊然已经把她对他的期盼全部消磨尽。况且,一个人经历痛苦,往往最痛的不是知道真相的瞬间,而是往后的此恨绵绵无绝期,他拿着锯子用回忆一点一点磨着她的神经。

郝豆豆觉得可悲,原来这么多年,她还是那个拿着糖去讨好别人的小胖子,糖分光了,小朋友也跑光了。他短暂的停留,只因她对他的好,如果不需要,就可以走开,毫不留情。

11、郝豆豆没有回头,她找不到回头的理由。

郝豆豆没再找过何泊然,她把围巾留下了,算是她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离开前,宿舍的镜子照出郝豆豆瘦了不少,两个月她瘦了十二斤,但无人鼓掌。

郝豆豆失恋了。从何泊然那里回来,她的泪腺像找到知觉,每日痛哭,那些被她减掉的肉像报复她似的,开始疯狂地反弹。等到大四下学期,大家都在找工作,郝豆豆挤进套裙,才发现自己被打回了原形。

求职之路可想而知,往往第一轮就被刷下来,别人甚至没心思看下她精心设计的简历。

郝豆豆像赶场子一样去招聘会,累得跟条狗似的,也没能把自己成功地签出去。她经常是冲上去,厮杀一番,然后像个loser被扔出战场,乞丐般蹲在外面,抱着简历,一瓶水、一块面包,温饱了,继续去找工作面试。

也不知道被拒绝了多少次,郝豆豆怒了,在又一次被拒绝,她缠着人事,非要给她一个理由。大学四年,她除了在何泊然身上犯傻,一点不比别人懈怠,相反,她很努力。人事烦不胜烦,郝豆豆说:你试一下都不愿,怎么知道我不行。没人理她,她失控地喊,胖子得罪谁了?

为什么她从小就备受歧视,难道她长得胖,伤害到谁?每个人都是,包括何泊然,肆无忌惮伤害嘲笑她。她闹出不小的动静,公司的老板走出来,把简历拿过去,问道:你凭什么让我聘用你?

给我一个机会,我会证明给你看。

郝豆豆几乎是斩钉截铁把这句喊出来,她的眼神充满狠劲,空说无凭,她甚至做了个试用期她会瘦三十斤的承诺,老板很感兴趣,留下她。

试用期,郝豆豆很拼命,她好像和自己较真,扛上了,拼命工作,也拼命减肥。老板是个创业没多久的青年人,对郝豆豆有印象,经常帮忙带一把,郝豆豆也很上道,她的业绩和体重成反比趋势,业绩在升,体重在降。

试用期过后,郝豆豆拿到了薪水最高的offer,老板说她值这个价,并向她道歉,说没有人能否认她。和她一起脱胎换骨的是,郝豆豆焕然一新的相貌,她真的快把自己瘦成一道闪电,可以亮瞎一堆狗眼,劈亮狗血小人生。

六月谢师宴,他们吃完饭,又去唱K。一堆人走出去,迎面走来另一波人,里面有何泊然,他也是今年毕业。两人几乎是面对面擦肩而过,何泊然没有认出她,走出几步,回头喊:豆豆,郝豆豆。郝豆豆没有回头,她找不到回头的理由。

羞辱他吗?没有必要,他不要的,她收回来,没有谁比谁高贵。

那晚,大家说起这四年的时光,很多人哭了,郝豆豆也一样。但她开始哭是有同学点了一首《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你决定不恨了,也决定不爱了,把你的灵魂永远锁上的躯壳,这世界笑了,于是你合群地一起笑了

这多像郝豆豆的狗血小人生,她终于把自己挤进合群里。

12、她就算重新变成胖子,也会是个快乐向上的胖子。

郝豆豆哭,是哭她曾经的天真和善良。

那晚,所有人都找她玩。因为她一跃而上,打败了学霸,羞辱了才子佳人,成了班里最牛掰的毕业生。胖子大逆袭,简直创造了奇迹,连老师都说要向郝豆豆学习,她成了励志的典型。

但那又怎样,郝豆豆想,她再也不会毫无保留去信任一个,去对一个人好。

她不过是把自己减瘦了,放进现实的躯壳。对她来说,没有所谓的逆袭,也没有所谓的成功,她已不是她,但这又是她。大家喜欢她,不过是因为这是世俗喜欢的模样,对她来说,现在的自己,谈不上喜不喜欢,好或不好,只是更适应了世界的规则。

不过在这逗比和苦逼交杂的二十二年狗血小人生,郝豆豆还是学会了一点,更好地爱自己。以后她再也不会用钱去收买友情,也不会卑微地去讨好爱情,她学会了,爱和尊重从来都是相互的。

从此,这个世界对她任何的伤害,都成不了她放弃自己的理由。

她会继续好下去,如果哪一天,她就算重新变成胖子,也会是个快乐向上的胖子。没有人能再轻易伤到她,她是郝豆豆,不是任人欺负的豆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