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色情逐渐成为主流是好事吗?

他的大名乃是James Deen。他之所以有在报纸上霸占数个版面的价值,正因为他是一位明星——一位色情明星。一位AV男优。

买色情片

澳大利亚人在Sexpo上采购色情影片。
老实说,在此之前我对这个人是闻所未闻的。
报纸上的专访告诉我,他时年27岁,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好人”。
他曾“主演”1400部以上的影片,年轻姑娘们会穿印有他名字的T恤衫。
随后的报道介绍了他在专业领域里取得的成功, 附带这位面带微笑的苗条黑发年轻帅哥的靓照。
报道给了他与娱乐圈名流同样的待遇。整版的介绍图片, 关于他早年经历的报道,他的抱负,他步入巅峰的过程以及他对未来的展望等等。
他告诉采访者, “他正在实现年少时的梦想”。
他的大名乃是James Deen。他之所以有在报纸上霸占数个版面的价值,正因为他是一位明星——一位色情明星。一位AV男优。
James Deen当时正在澳大利亚出席Sexpo,按照文章里的说法,他在色情领域可谓独领“风骚”。
我了解到,James在年方22岁时就获得了“Adult Film News年度最佳AV男优”奖,是该奖项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
在我阅读这篇报道的时候,我为James从事的行业能被如此淡定地谈论感到震惊。仿佛如今演AV就和修水管一样平淡无奇了。
James Deen能得到大力度的宣传,有机会告诉我们他的工作有多么爽快,向我们展示他只是一个从事自己热爱的工作的普通人等等,无不是展现色情影视对于很多人已能轻易接受的例证。
看“毛片”曾经被认为是陋习恶癖,现如今人人都会看色情影片。
关于色情业的书籍、研究报告和评论文章更是数不胜数:
观看色情影片被认为与对女性性暴力的增加不无关联。
其他研究表明,色情影片鼓励了“扭曲的性观念”,增加了“对于婚前性行为的纵容”。
一些家长深信,青春期少年是由于“可以理解的对性的好奇心”才会去寻找色情网站。
一篇在英国发表的最新文章甚至还探讨起了越来越多的女性开始寻求阴唇整形的原因。作者Daisy Buchana引用英国皇家妇产科医学院一位发言人的的说法称“女性,包括18岁以下少女选择进行阴唇整形美容术的数量的激增,主要是由于在流行文化中接触到不切实际的窄小外阴外观的机会增多的影响。”
Buchanan之后的解释完全正确:“换言之,就是受到色情片的影响”。
我与不同年龄段的男女分别探讨了色情影视业枝繁叶茂的现状。
一位育有成年子女的56岁已婚妇女告诉我,她和她的丈夫经常“观看色情影片来推进房事”。
她不仅满不在乎地承认了她经常看片,还表示“她的很多朋友经常看色情片”。
“现在想看个毛片实在太容易了。有互联网,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她说。
“但那些恶心的部分呢?比如女性遭受凌辱,比如那些淫荡至极的对话?作为一位女性,你一定会感觉很反感吧?”我问道。
“我们会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她说,“我们会避开那些讨厌的东西,比如恶心的东欧垃圾片。我和我的丈夫喜欢素人系列,就是普通人把自拍小电影传到网上那种。我们最喜欢那种片了”,她说。
我又问她对James Deen有什么看法。
“他太棒了”,她说道,“我看过一些他演的片子。他做了很多搞笑表演。不过他真是个不可思议的男优。”
“你的孩子知道你看AV吗?”,我接着问道。
“我觉得他们不知道”,她答道,“我知道我的儿子们也用电脑上色情网站。他们已经是能够自己做出那些选择的年龄了。年轻人想获得性方面的信息是很自然的事情。”
“获得信息?不是生理快感吗?”,我问。
她想了想,说:“我想两者都有吧。”
“但你不觉的他们会获得一些性爱方面的危险信息吗?”,我问。
“不见得,色情片与爱无关,只有性而已,况且成千上万的人都喜欢看别人‘干活’”,她如此告诉我。
那么,主演过1400多部AV的James Deen对于性、爱与色情影视又有什么看法呢?
根据把James介绍给澳大利亚公众的文章中的说法,他本人认为人们“不应该像色情影星那样做爱。AV是娱乐片,不是教育片。”
奇妙的是,在我的访谈中,有许多男性并不太热衷于和他们的配偶一起观看色情影片。
“那会让你感到鸭梨山大”,一名50多岁的男性告诉我,
“看过那些年轻种马用杂技动作连续干上30多分钟后,我就知道我一定会让她大失所望的。”
其他人也纷纷赞同,表示AV男优让他们在性方面感到自卑。所有人都表示色情影片早已不是什么禁忌之事了。
“色情片无孔不入,那玩意早就不是老色鬼的消遣了。普通人也乐在其中”,这群人里年龄最大的一个告诉我说。
“那么您担心孩子们观看色情片吗?”
“那当然”,他回答说,
“但是科技发达了,如今从小学生到他们的祖父母,任何年龄段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看到色情影片。只要有台电脑就能看到。色情影视已经成为主流了。”
“那是好事吗?”,我问他。
“不见得是好事。”他说,
“但是时代在变迁,价值观也发生了变化。对于年轻人来说,色情影片在互联网上的广为流传,意味着他们中的很多人早早就开始尝试性爱。这就导致童年到性行为活跃期之间的过渡时间被缩短了。”
他思考了一下,接着说,“……老实说,这实在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