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青春小说:纵使霜雪下了一整季

一颗星即使再明亮,也终是孤单,假使可以相伴,我愿与你做两颗默默无闻的石头。

纵使霜雪下了一整季

1

A城好久没下这么大的雪了,小区里的路几乎都被雪埋了。我犹豫了一下,又把脚踏车锁上了。楼梯上响起脚步声,舅舅追了出来,塞给我二十块钱:“映伽,别骑车了,打车吧。”随后,舅妈的声音意料之中地传过来:“学校又不远,没必要打车的,走路才锻炼人。”语气中隐隐有不友好的味道。

我看着满脸尴尬的舅舅,笑笑:“舅舅,难得下雪,我想踏雪寻梅呢!”我把钱塞回到他手中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极自然的,但是我看见他的脸红了。

其实他没必要自责,爸妈去世后,他已收留了我半年,舅妈尽管不太友善,却也没少了我的吃穿。做人,还是要感恩的。

一股小北风嗖地钻进领口,我打了个哆嗦。看来步行的决定还是对的,因为路上根本拦不到车,只是,没走几步鞋子里就灌满了雪,凉意浸透全身。

“上来,我载你。”穿军绿色外套的男生骑着一辆脚踏车途经我身边,然后单脚着地,回头看着我。他系了一条厚厚的大围巾,只露出一双眼睛,有着驯鹿一样温和的目光。

“嗯?”我微微一愣。

“你是一中的吧?我见过你,我们住同一个小区。”他的声音朗朗。

我跺了跺脚,最后选择了接受这份好意。我坐在他的脚踏车上,怀里抱着两个人的书包。路上不时有人摔倒,连人带车滑出去好远。看得我心惊胆战,他仿佛像个没事人,嘴里竟吹着口哨,真够悠闲。

离学校尚远,我轻轻拍拍他的后背。

“嗯?”他偏过头。

“我有事,先下车。”

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说不清为什么,怕被人看见。下车径直走到对面的包子铺,用身上仅有的两块钱买了两个肉包,又小跑着奔过去,递给他。

“谢谢。”他扯下围脖,露出上翘的嘴唇。

“喂,你叫什么名字?”他喊我。

“陈映伽。”

“陈映伽,我叫……”他的声音被大卡车的轰鸣盖过。

其实不说我也知道,三五班的展倬,一中的骄子。我的小窗正对着他家的阳台,有时我会看见他坐在宽大的客厅里看篮球赛,他的侧影很好看。

而我只是一中百千学子中最普通的一个,厚厚的刘海盖住脸,走路的时候很少抬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像是拘谨又像是自我保护。没有什么才艺,成绩更是平平。我这样的人,即便有林黛玉一样寄人篱下的身世,也不会像她那样遇见动人的故事。

没有故事的我,默默收留这个雪天遇见的温暖。

2

“映伽,听说早晨你是和展倬一起来的?”

我从英文练习册中抬起头,见我那爱八卦的同桌从教室外面小跑进来,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旋即,有些小吵闹的教室安静下来,大家看着我,气氛很微妙。

转到一中也有几个月了,我还从未受到过如此关注。甚至在教室门口,我还被外班的女生扯住校衫,对方像间谍一样瞄着我们班的教室问我:“哎,你们班陈映伽坐在哪。”

更有人看我的眼神带着轻蔑,仿佛我的名字和展倬牵连在一起就犯了大忌似的。

午后值日,我提着一杆拖布去水房,三个女生拦住我,凶巴巴地警告我:“以后离展倬远点,明白吗?他有女朋友了。”

我有些恼怒:“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仿佛她们不满意我的态度,其中有个女生竟伸手来推我,我躲了一下,她一个趔趄栽到地上,摔了个狗啃泥,然后恼羞成怒。三个人合起伙来推搡我,我根本分不清是谁在踢打我,那一刻是令人耻辱的,我咬紧嘴唇不让眼泪掉下来,但是嘴角腥咸,有血流出来。

“住手!”声音低沉冷静的女生推开水房的门。

我认得她,是隔壁班的沈洛樱,她爸爸的黑色大奔每天都停在校门口,有专职的司机恭敬地为她开车门,极度拉风。我也听过传闻,说沈洛樱是展倬的绯闻女友,她与他站在一起倒真是郎才女貌,相得益彰。

沈洛樱在我面前蹲下来,用手帕轻碰我的嘴角,我下意识地“哎哟”一声。随后,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握住了我的手,竟是展倬。他将我拉起,我的额头撞到他的下巴,我脸颊绯红地抬起头,他眼中驯鹿般温和的目光被愤怒掩埋。

“疼吗?”展倬低头看我。

“没事的。”我小声答。

他拉着我的手向人群之外走去,天知道走廊里几时围满了看热闹的人。而那只手传来的力量终于令我抬起头,坦然地接受那些目光的审视。经过楼梯拐角的时候,我匆匆回望,只见沈洛樱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

在教学楼的侧门檐下,展倬与我并肩而立,他似乎忘了松开我的手。我歪着头,一动不敢动,被他握着的那只手臂已经被小小的电流击得麻木。直到上课铃响,展倬转头对我微微一笑:“走吧。”

“映伽,你今天比沈洛樱还拉风!”我们班教室已经沸腾了,好像我做了多么为班级争光的大事一样。

放学的时候,展倬竟然在校门口等我,也不多言,只是见我过来就把肩上的书包塞给我,然后单脚上车。我坐在他身后抱着两只大书包,心里没来由地踏实。

沈洛樱站在她家的黑色大奔旁对着展倬喊:“展倬,我们谈谈好吗?”语气里有乞求的意味。可展倬如同什么都没听见一样。

看着沈洛樱渐渐模糊的表情,我开始觉得传闻说的可能都是真的,他们之间分明是小恋人闹别扭的微妙气氛。我本应该跳下车子,可是身体就是不想挪动,甚至,看着这个男生的背影,我偷偷地笑起来。

古诗里说得多好,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展倬哪里知道,我原本是没有梦想的女生,骨子里只有自卑与忧伤,可是这一天,他点燃了我的梦想。据说展倬被保送清华,而我从今天开始,决意要考到北京去。

未来有一座城,等待我去追随一个人。

3

也没有刻意地约定过,每天早晨展倬总是会在小区门口等我,然后一起骑车去上学。他会讲好玩的事给我听,他开心的时候会爽朗地笑,就如春雪初霁之后的南风。而我,也渐渐开始向他倾诉,说久远的旧事,说淡淡的心情。他并不知道,每次望着他的背影,我都觉得心里有个地方暖暖的,父母离世之后的空洞仿佛都被他的背影填满了。

“陈映伽,你是不是在和展倬谈恋爱?”

这个问题总会被人问起,我沉默不答,只是羞红脸颊。谈恋爱是一个多么敏感的字眼。

我不知道我与展倬算什么,我们比陌生人亲近,又比恋人疏远,没有拥抱与亲吻。只是每天在小区门口分别的时候,他会调皮而霸道地揉乱我的头发,然后飞快地骑车跑开,留我自己在黄昏的光里回味那份若有若无的暧昧与亲昵。

这一年的春天,我如同含着一块糖,连呼吸都变得甜蜜。我想我是疯了,我居然把我舅舅的望远镜偷偷从书房拿出来,然后在黑暗的房间里屏住呼吸,向对面灯火璀璨的那扇窗眺望。我热爱的少年穿着天蓝色条纹的棉布睡衣,头发湿润,盘腿坐在地板上吃苹果,一只金毛温顺地趴在他的脚边,他的脸上是恬淡轻浅的笑。

房间的灯忽地亮了,我吓了一跳,来不及收起手里的望远镜,只能那么尴尬地看着站在门口的舅妈。她倒显得若无其事一般,只把手里的一瓣西瓜递给我,顺势在桌旁坐下。

“映伽啊。”

“哦。”不用想也知道又是一番说教。

“你和展倬好像很熟?”

“嗯……同学而已。”我不知道舅妈竟然也知道展倬。

“嗯,他成绩不错,多向人家学习。我今天逛街的时候给你买了一套护肤品,女孩子得注意保护皮肤。”她笑吟吟地递给我一个袋子。

若不是舅舅一个劲地在门外向她递眼色,我不知道她还会有什么古怪的举动。难道不是吗?来舅舅家这么久,这是她第一次买礼物给我。我想舅妈始终是善良的,只是她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我的存在,就像现在,她终于给了我妈妈一样的爱。我看着对面的窗,默默地笑了,幸福在心里漫开,梦里也会笑醒吧。

4

春天过完的时候,展倬约我一起去图书馆。日光明媚,风里飘着许多飞絮,就像去年冬天的雪。我那么开心,咯咯地笑出声,展倬忽然拉住我的手:“映伽,我们去看场电影吧!”也不及我回答,他已飞快地拉我进了路边的影城,我的心犹如小鹿乱撞。他回头对我狡猾地笑起来,我的脸颊通红。之后,我们再也没有松开手,买影票的时候、买爆米花的时候、买可乐的时候……一直一直,握着彼此的手。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里的句子那么美,就像我们年轻的爱情。呵呵,爱情,这两个字藏在唇边,每一个发音都令人羞涩。

我甚至都不记得那场电影的情节,但是却永远永远忘不掉黑暗中展倬的呼吸以及他白衬衫上淡淡的青草气息。

电影至一半,展倬的手机不停地振动起来,他看了看号码,附在我耳边轻声说:“家里来的电话,我出去接一下,等我啊,不许偷吃爆米花。”他的语气那么亲昵,我们经过了一整个春天的矜持,终于如此自然地走在一起,就连一秒钟都觉得难舍难离。

只是时间过得太快,我抱着爆米花坐在座位上,等着等着,电影竟然就散场了。人群走光,站在放映厅出口,我不敢乱动,我怕展倬回来看不见我。双腿都站麻了,展倬也没回来。我打他的电话,响了无数声,却没有接通。

那天我回家很晚,舅妈的脸色格外不好。我听见她在厨房里不停地对舅舅发牢骚:“还指望她能攀高枝呢!可是她哪有那个命,就是个扫把星,谁遇到她谁倒霉!”

“舅舅,舅妈怎么了?”我偷偷问舅舅。

他却探询地看着我:“映伽,你没事吧?”

“嗯,没事。”我没事,只是有些不安。

对面的窗至此再也没有亮过。

第二天去学校,每个人都在偷偷看我,然后我才后知后觉地知道,展倬家里出了事。我从来都不知道,他爸竟然是副市长,可是突然被双规了,措手不及。我忽然明白了舅妈之前对我的好,也明白了她昨天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果然是个扫把星,谁遇见我谁倒霉。先是爱我的父母双双车祸身亡,继而当展倬刚把爱情给我,他的人生就翻天覆地。

从此,我再没有见过展倬,我热爱的少年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我的世界里,连同他一起消失的,还有沈洛樱。

有人说沈洛樱那个超有钱的爸爸因为展倬他爸的事受了牵连;还有人说在出事前,沈洛樱她爸已经给沈洛樱和展倬安排好了出路,他们一起出国留学了。

我不管传闻怎样,我只记得展倬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他说“映伽,等我啊。”

5

“陈映伽,那个探子又来了!”同寝室的大梅一路嚷着进了门。

“大梅,你老土不?那叫星探!星探!明白不?”东北姑娘小卓趴在床上更正大梅。

我听着她们俩斗嘴,咯咯地笑。

这是三年后的北京,我是政法系大三的女生陈映伽,不会化妆,不会搭配衣服,有点土气有点笨,可是却还是被自称星探的人盯上了。大梅说这年头骗子多,不能轻易相信任何人。小卓说,大梅的意思其实是,陈映伽长得这么含蓄,怎么可能会被星探看上?这俩活宝,一开口就逗得人合不拢嘴。

好吧,我承认我长得是挺含蓄的,起码离我们系花还有好长一段距离。所以,我对那个叫小杜的星探也抱持警惕的态度。小杜却拿定了主意要黏着我。

“陈小姐,做人要懂得分享,分享,明白吗?”小杜的普通话不太标准,说话就像台湾言情片里男生的腔调,“你非常适合我们这个广告的人选,你知道吗?你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

大梅和小卓同时笑了起来,我抿着嘴瞪了她们两个一眼。食堂里一片嘈杂,我正排着队等着买一份今天特价的土豆鸡块。小杜非常敬业,对周遭的嘈杂听而不闻,他根本不理会大梅和小卓的嘲笑,继续劝我:“陈小姐,你留意过自己的眼神吗?你的眼神里有一种等待的忧伤,我们这个广告就是讲一个女生对恋人的等待。你知道的,我们其实也可以请大牌,但是不是每个大牌都有你这种与生俱来的眼神……”

小杜叽里咕噜地讲了些什么,我没有继续听下去,我只记住了他那句话,我的眼神里有一种等待的忧伤。

我问他:“这个广告真的会播出来吗?”

“当然!这是给大牌的珠宝商做的广告,会在黄金档全球播出的。”他还真是会吹牛。大梅笑得都快趴到地上了,小卓甚至要去喊保安把这个骗子抓起来。

“好,我答应你。”我的忽然开口,结束了小杜一个星期来不厌其烦地游说。

两天之后,我麻利地签下了那支广告,大梅和小卓直说我笨,也不懂得好好谈谈价钱。我本来也没指望能赚太多钱,只要够我的学费就好。当初舅妈是极不赞成我考北京的大学,她说北京消费多高啊,可是我就是那么执念地要来北京,明知今时今日的北京于我已是空城,也那么固执地想要来,也许仅仅是因为这座城是我年少时的企盼吧。

可是,命运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我平淡的人生在北京得到了转折。大梅说我这叫傻人有傻福。小杜居然没有吹牛,我签的广告真的是一家大牌的珠宝商,起码我那张含蓄的脸出现在了全国的电视屏幕上。

6

之后的一年,无数故人与我联络上,即便是不曾熟识的人也会亲昵地在电邮里说:“陈映伽,我们是校友呢!我也是一中的,有时间回A城我请你吃饭吧!”

A城,一中,这些词语总会让我心惊,然后在署名处又一次次将盼望落空。

小杜成了我的经纪人,我不太擅长打理的人际关系都交由他梳理得妥妥帖帖。大学毕业那年,小杜帮我签了我人生中第一部商业电影,尽管不是女主角。

这部电影因为响亮的班底和声名赫赫的导演而倍受关注。快杀青的时候,制片人请我们吃饭,在酒店大堂,我惊见一个男人的侧影,双腿忽然软而无力,几乎摊在地上。小杜说映伽你怎么了?我慌不择路,拉着他就跑,却一下子撞到一个人的身上,抬头道歉,看见那张既熟识又陌生的脸。

“映伽,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沈洛樱。”她款款大方地扶住我。

沈洛樱出落得更为美丽,身着时尚的套装,颈上是优雅的珍珠项链,她挥手:“时俊,来见见我朋友。”

原来,让我心惊的那人叫赫时俊,他并不是展倬,却有着与展倬那么相似的侧脸。沈洛樱平静地说:“是不是吓一跳?初见他,我也以为是展倬呢!映伽,全一中的人都知道我喜欢展倬,而你却不知道展倬一直默默喜欢的人是你。感情不能强求,所以我当年从未想过要与你争。只是,我没想到,在展倬最艰难的时候,你会放弃他。”

一通话说得我面红耳赤,旁人不知是展倬先行消失,只道我无情无义。

小杜带我进包房,落座更是惊讶,原来年纪轻轻的沈洛樱竟然是制片人之一,我几乎忘了,她有一个多金的老爸。席间,沈洛樱对我比对旁人更亲近,事后有记者爆料,新晋女星陈映伽与美女制片人竟曾是情敌,昔日情敌今日联手,这倒成了影片的卖点之一。

之后我们便常见面,沈洛樱身边永远都有赫时俊的陪伴。赫时俊对我也相当友善,他似乎天生就懂得如何与女士相处,总是细心而周到。而我总不敢多看那个男人。

电影公映,好评如潮。就连曾对我颇有怀疑的影评家也大方地肯定了我青涩的演技,于是,片约纷纷而来。大梅挺着五个月的大肚子直嚷嚷着让我给她老公封红包,这个没良心的女人,自从嫁了小杜之后便重色轻友。

命运对我的青睐却总让我惶恐,接连几年的顺风顺水反而让我不安。这个圈子,但凡大小明星都会被绯闻纠缠,而我身边却平静得让自己都心生怀疑。大梅说我杞人忧天,是她老公太敬业所以保护得我滴水不露。我的确得承认,小杜待我如兄长一般,呵护有加。

只是,不久我便终于第一次站在风口浪尖。

那天,沈洛樱约我去酒吧,我欣然赴约。进门却见赫时俊独自坐在吧台前,我点了鸡尾酒,与他一起等洛樱。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我险些跌倒,赫时俊急忙出手来扶我,他力道太大,我整个人跌在他怀里。一瞬间,闻到他白衬衫的青草气息,他所用的香水竟然有青春最初的味道,那么像少年展倬,想来是沈洛樱送给他的。我却恍惚了,也因此没有及时抽身而出,这一幕恰巧落在刚进门的沈洛樱眼里,她怒气冲冲,予我的是一个响亮的巴掌。

我与赫时俊相拥的照片传遍了网络。舅妈打来电话,没完没了地警告我:“映伽啊,你怎么又和展倬凑到一起,你也知道他家的背景,对你不利,千万别再联系。”

我缩在被子里痛哭不止,就连我舅妈都能将那个侧影错认成是展倬。我怎能不被魔鬼蛊惑?我念念不忘赫时俊身上的气息。还是沈洛樱聪明,就算得不到心爱的人,能拥有一个相似的侧影也是好的!

7

当赫时俊突然打电话来约我的时候,我只是犹疑了片刻就答应了。在咖啡馆的角落,他的手伸过来,我吓了一跳,触电一样缩回自己的手。他轻轻一笑:“映伽,你也知道沈洛樱那个人,太强势了。我更喜欢像你这样的女生,安安静静。”

然后,我就清醒了。他绝对替代不了展倬,我的展倬不论怎样也不会在一个女生面前鄙薄另一个女生。

“对不起,我们以后不要再这样单独见面了,对彼此都不好,对洛樱也不尊重。”说完,我果断地起身,他讪讪地追过来。然而,一出咖啡馆的门,看见举着相机的记者我就呆了。好在,有个戴太阳镜的人忽然窜过来,拖着我的手跑开,小杜开着车迎面过来,那人将我塞进车里。

“映伽,你太大意了。你不知道赫时俊只是想借着你的名气上位吗?”小杜真的有些怒了,他警告过我要警惕初涉演艺圈的赫时俊。

我惊慌未定,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掌心,我刚才分明握到似曾相识的一种温暖。

“刚刚那个人是谁?”

“我怎么知道?过路的吧。”若在往常,我定会相信小杜的解释,可是看着后视镜里他躲闪的目光,我越发怀疑。

“小杜!”我直直地盯着他。

“唉,映伽,别这样看我。”小杜叹口气,“我对他承诺过,不能说的。”说完,小杜却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我用小杜的手机打过去,那面只低低地“喂”了一声,我的眼泪就掉下来,旋即,我又笑着将拳头重重地砸在小杜的肩上。

时隔五年,我终于再次听见了展倬的声音。

小杜说,那年展倬父亲出事,家里乱成一团,没多久父亲负罪自杀,母亲精神崩溃,他给不了我未来,所以悄悄地抽身而退。两年前,展倬母亲病故,他终于来到北京。其实他可以有更好的未来,却执意进了剧组做最无前途的场工。

我豁然开朗,那年我初进片场就遇见第一场事故,身旁的材料堆忽然倒塌,有个场工奋不顾身地覆在我身上,为我挡了那一次劫难。待我神魂安定,回转身却并不见人影。小杜笑而不语地看我。

时光如投影仪,那些极其细微的情节被定格被放大。难怪每次同组的演员嚷嚷着盒饭里元葱末太多的时候,我的盒饭里却找不到任何一丁点我不爱吃的元葱末;难怪在我丢三落四找不到东西的时候,我所需要的小物件总会一应俱全地默默出现。总有人开玩笑地说我是幸运公主,仿佛被隐身的精灵眷顾。

如今始知,我的身边果然住着精灵。

小杜心细,早早发现了展倬,最初以为他对我有所企图,待到他与展倬相熟,才知道为何展倬的眼神与当年的我那样相像。是我太迟钝,彼此在同个空间,却没有感应到他的存在。

小杜也曾劝展倬主动现身,展倬只说,假如不能为一颗星增加光辉,那么更不要阻挡她的光芒。

我哽咽:“展倬,爆米花都冷掉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接我?”我对着电话说。

良久,那边终于有人应:“好。”

小杜那小子如释重负地吐出一口长气,然后给大梅打电话:“老婆,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真是感动得痛哭流涕。”他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笑着擦擦眼泪。

忽然觉得我身边还有这么多好朋友,真好。一切霉运总会过去,想起外婆临终前对我说:“映伽,你是有神眷顾的孩子。”

8

与展倬约在电影院见面,我紧张地在小杜的车里补妆,小杜笑得很邪恶。“好了,美少女,你依然青春不减。”他开玩笑,然后把车钥匙扔给我,“记得电影散场前要先出来,别被狗仔队发现。”

“发现也无妨。”我无比勇敢。

进到放映厅,电影已开场十分钟,手握票根,轻声对邻座的男子说:“你在等人吗?”

“嗯,你是我等的人吗?”他抱着大桶的爆米花,黑暗中,他眼睛里闪烁着湖泊的光亮。

我们安静地坐在人群里,十指相握,温暖从不曾改变。无数次,我偷偷转头,凝望世界上最好看的那个侧脸,他默契地伸手揉乱我的头发,掌心温柔。

电影散场前,我们小心翼翼地提前出去,像两个翘课的孩子,仿佛回到最天真的年代。

出门竟见大雪纷飞,不由得想起初次相遇的场景。

“展倬,要吃肉包吗?”我指了指对面的灌汤包铺。

“你想吃吗?我去给你买。”

“当年,是我买给你的。”我掏出两枚硬币,对他做个鬼脸,“展倬,等我。”

“呵呵,好。”

奔走在入夜的人群里,我从未觉得脚步如此轻盈,回头望,他站在对街那棵挂满星星的圣诞树下对我微笑,纵使霜雪将他肩头染白,他仍站在那一动不动。

我扁扁嘴向他跑去,有尖锐的车声与我呼啸着擦肩而过,展倬神色慌张地来迎我:“小心啊!”

“展倬,我们谁也不要等谁了。”我大口喘着气。

他微愣。

我拉住他的手:“等待已太久,从现在开始我想要和你一起走。”

他略有迟疑,我用力地扯着他过马路,两个人一起去包子铺,我挑了新出锅的热气腾腾的包子,小心地捧在怀里。走出门的时候,有路人似乎认出我,我对着她举起的相机做了个可爱的笑脸,而我的手牢牢地握着展倬的手,他的掌心粗粝,却那么温暖。原来童话里说的都是真的,爱会令人无所畏惧。

一颗星即使再明亮,也终是孤单,假使可以相伴,我愿与你做两颗默默无闻的石头。

神说,寻找的必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