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一颗灰尘的飞翔时光

人总是要长大的,那些消逝在风里的青春痕迹,只能永远的停留在过去,往前行走的我会越来越坚强,越来越勇敢!

一颗灰尘的飞翔时光

Chpter01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周穆的背影透过阳台透明的推拉门照进我的眼里,我忽然莫名其妙的想到一个词“风骚”。

这个词闪现在我的脑海中的时候立刻就产生了一种啼笑皆非的效果,因为周穆实在是跟“骚”这个字沾不上半点边。他严肃正直,总是不苟言笑,最惯常的动作就是 皱眉,好像这世上的事都不如他的意。我一直以为,周穆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可是最近出现一个叫做长卿的女人,她让周穆愿意抛弃从前几十年的端庄,像一个多 情的公子,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缠绵私语。

我已经习惯了周穆严肃庄重的样子,这忽然袭来的柔情叫我浑身别扭,虽然他温柔的对象不是我。对着我,他的眉头基本上没有舒展过,仿佛我是一个问题少女。

周穆在阳台上已经快两个小时了,他从东边的君子兰挪到了西边的巴西龟身边,可是手机依然稳稳的立在耳边。他刻意压低了声音,阳台门也被他轻轻地推上,但是 我仍然无法克制自己竖着耳朵,像一只在黑暗中万分警惕的猫一样,密切关注他的每一句话。他或许不知道,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同他的刻意隐藏是成正比的。

透过门缝,有隐约的笑声传了进来,我猜测周穆此刻的语调一定肉麻到叫人浑身起疹子,或许还会夹杂着几句亲爱的。

我不是毫无根据的猜测。上个星期三,我因为肚子疼提前回家。可是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真要睡着时,客厅里忽然传来一阵伴着门锁被打开的腻死人的“亲爱的”,吓 得我差点就翻下了床。周穆不知道我会提前回来,长卿不知道周穆那天下午没有休息。而我,不知道这个叫做长卿的女人已经有了我家里的钥匙。

这边意味着,在这个家里她可以来去自如,甚至可以随时窥探我的隐私。

Chapter02

我做了个梦,梦里周穆穿着民国时期的新郎服,头上戴着黑色的礼帽,胸前系着一朵大红花,四十多岁的人,像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一样笑得嘴巴咧到耳朵后,在众人的瞩目下乐颠颠的去踢轿门。

我被周穆一身滑稽的装扮和他猥琐的动作惊醒,黑暗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陈霄笑得花枝乱颤,奶油蛋糕糊满了嘴。周尘尘,你太有才了。

我羡慕陈霄的乐天精神,什么事到她这里来都是小事一桩,根本不值得费心伤神。不像我,一天到晚愁眉不展,一点小事就能让我郁郁寡欢,没精打采。

我不喜欢长卿,我不喜欢她什么都不会,不会做饭洗衣,不会煮水烧茶,却能如此轻易地就俘获了周穆。我妈妈还在的时候每天都把家里收拾等整整齐齐,洗衣做饭拖地,周穆连自己的茶都没有泡过。可是有一次,我看见他顿了一锅猪蹄,然后喜滋滋地打包带去给长卿。我为我妈感到不平。

陈霄说,别不开心了,我想了一条计策帮你出气。

Chapter03

周五,长卿上夜班,我装病把周穆留在了家里。

陈霄在长卿家楼下布置一切,录音机里呼呼的风声,白色长袍,滑板,凌乱长发。午夜,长卿踏着高跟鞋走近,陈霄扮成厉鬼猝不及防出现。

后来,陈霄给我打电话,语气里是满满的兴奋。周尘尘,你是没看到,那个女人胆子丁点小,吓得高跟鞋都跑掉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我也开心的在电话里呵呵笑,却隐隐有些不安。

长卿家在外地,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亲人是她的外甥。可是她外甥住校,一个学期回她这里住三四次。这略显萧瑟的背景,让长卿看上去似乎带着一层淡淡的哀愁忧 郁。我一直怀疑,周穆正是看上了她这一点。男人在示弱的女人面前总是不自觉地生出一股正义感,幻想自己是勇敢的骑士,骑着白马,披荆斩棘,杀恶龙,救出公 主。

周穆已经很多年没有充当过骑士了,所以这一次来势汹汹,锐不可当。可是在每一个多愁敏感的少女心里,父亲的情人永远不可能是公主,只能是灰姑娘的狠毒后妈。

我和陈霄没有猜出的结局是。长卿名正言顺的住进了我家!

Chapter04

因为陈霄制造的“鬼故事”,长卿病倒了,更显得楚楚可怜。周穆温柔的扶着她出现在客厅里,他看她的眼神都能融化一桶坚冰。我闭着眼,咚咚咚的转身往自己房 里走。周穆在后面叫住我,严肃的说,尘尘,莫阿姨身体不好,你以后在家里小声一点。他变脸变得真快,明明刚才还柔情似水,此刻却紧皱眉头,好像我是多么的 十恶不赦。

我的教养和骨子里带来的隐忍让我无法对着周穆发脾气。我只能低声说,好的,爸。

长卿像个入侵者,得意洋洋的住进了这个家,住进了我妈妈的卧室,而周穆却住进了书房,我猜,要是没有我在这里碍眼,他们肯定会一起睡在主卧里那张大大的双 人床上,那里藏着我妈妈十几年的气息。我绝不相信周穆和长卿还有什么清白,就算到了半夜仍然瞪着眼睛,竖着耳朵,警醒着注意外面的一举一动。我怀疑周穆会 半夜潜进主卧,像古代书生夜会小姐,明明猥琐不堪,却自诩爱情是这世间最美妙的事物,千山万水也阻隔不了。

我开始失眠,一闭上眼就是妈妈躺在病床上的模样,憔悴,枯萎。那个时候,她知道自己熬不了多久,断断续续的交代我很多事,比如,要听周穆的话,要好好学 习。她教我使用洗衣机和微波炉,提醒我记住周穆的生日,衣柜的哪一格放的是周穆的袜子,哪一格放的又是周穆的内裤。她是这样的放心不下周穆,把他当成自己 的孩子一样宠着。

弥留之时,周穆握着她的手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尘尘的。他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我一个人带着她,不给她找后妈。

不给她找后妈,不给她找后妈,不给她找后妈。可是才一年多,周穆就明目张胆的领着个女人回来了。从前的誓言,是如此经不起考验。

长卿的气色一天天的好起来,脸色红润,像沉醉美酒的少女,妩媚多情。有天我趁他们不在家的时候偷偷去主卧探查,在梳妆台上我看到了静静躺在红色绒布盒里的钻戒,宁静安详,却带着不可一世的骄傲。

我浑浑噩噩的出了主卧,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我打电话给陈霄,却半响说不出一句话。陈霄在电话那头急得大喊。周尘尘,你乖乖在家里等我啊,我这就去找你,她一定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我还没见到她这么慌乱过。

陈霄说,我再帮你想想办法。她想了想,那个女的不是有个外甥在一中吗,要不你去找他,从他入手。

我不认识长卿的外甥,我只知道他的名字——骆堂。

找到骆堂并不难,我在一中问了高三年级的学生,很轻易的就找到了推着单车正准备出校门的骆堂。阳光下的他显得那么的青春勃发,像一颗大树一样笔直挺立。我为自己心底深处的小阴暗感到惭愧,可是什么也阻止不了我。

我骑着单车悄悄跟着他身后,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毫不犹豫的撞向他,像是义无反顾的烈士,跳下无边无际的深渊。

后面撞上来的电动车,嘈杂的人声,骆堂讶异的眼神,统统变得不真切,我陷入了昏迷!

Chapter05

周穆赶到医院的时候我已经醒了,那个叫骆堂的男生站在走廊上跟他说了几句话,大概是描述当时的情形。他一定不明白为什么我会毫无预兆的冲向他,像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

我原本是打算撞伤长卿的外甥,她在这个城市唯一的亲人,叫她没法安安心心的和周穆谈恋爱。可到头来自己却受了重伤,而他不过是膝盖撞青了一块,小腿掉了一 块皮。而长卿,她一定在我家里充当着女主人,卧室里有她的香水味,客厅里摆着她的茶杯,阳台上晒着她的内衣,冰箱里堆满她爱喝的酸奶。

唯一庆幸的是周穆和我一样,不认识骆堂,而骆堂似乎也不是个多嘴的人,长卿也不知情。

失败和医院铺天盖地的白色让我陷入深深的绝望。我拒绝和周穆做任何交流,也坚决不肯回家住,周穆没有办法,只好让陈霄先代为照顾我。

只有仗着病痛,我才敢如此明确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我的身体渐渐好了,可精神上却严重的受了伤,愈演愈烈。我没办法像从前一样坐在教室里好好的看书,一到白天就头痛欲裂,像是不能见阳光的鬼魅。

周穆来接我的时候说,尘尘,乖孩子,莫阿姨不在咱们家住了,她回去了,我们一起回家好吗?

他从没这样低声下气的跟我说过话,我的心软了。我说,爸爸,你还记得我妈妈吗?

他的眼神柔和下来,轻声说,当然记得,我一辈子也不会忘了她。他看着我,又加了句,也一辈子爱着她。

我和周穆回到了从前两个人相依为命的状态。像是被迟来的春雨细细的滋润过,我如同新生一般开始迎着阳光生长。

我打败了长卿,我告诉自己。这个认知让我兴奋。

Chapter06

陈霄说,你这样的小身板不适合使用武力,不如以柔克刚。她建议我亲自去给骆堂道歉,拉拢骆堂,以他为突破口,牢牢掌控长卿。虽然长卿现在搬出了我家,但是谁知道她会不会卷土重来呢。

我买了一袋苹果,拉着陈霄和我一起站在一中男生宿舍楼下。我说,真是不好意思啊,我那天糊涂了,你腿上的伤没事吧?

骆堂的目光在我和陈霄的脸上晃过。

陈霄像哥们一样用力的拍他的肩膀,高声说,这是多大点事啊,是不是,男生可不会那么小心眼。

于是骆堂就微笑着看着我们,说,可不是,多大点事啊!

陈霄偷偷朝我眨眼,意思是,看,收买一个男生的心是多么容易的事。

因为陈霄的爽朗,骆堂不仅没有怪罪于我,反而和我们成为了朋友。他和陈霄都是开朗的人,两个人常常能从最新的网络游戏画面设计的怎么样谈到宋朝到底是不是 一个腐朽的王朝。我不善言谈,但是跟着他们身后一点都不会觉得别扭。骆堂有时候见我不说话,会逗我,周尘尘,不开口说话,嘴巴会很臭哦。

我从未结交过异性朋友,骆堂的宽容和春日阳光般的温暖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忘了结交骆堂的初衷,忘了他和长卿是亲戚。我甚至非常期盼着陈霄说,周尘尘,走, 咱们找骆堂玩去。我没有陈霄的爽朗和坦白,不敢明目张胆的去找骆堂。我想,我心里大约是藏了鬼,偷偷摸摸的,不敢示于人前。

和骆堂一起聊天很轻松,也很快乐,虽然大多数时候周尘尘只是一个倾听者。

骆堂的声音不高不低,总是恰到好处,像泉水一样流进我的心田。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我却把家里的事全都告诉了他,只不过我隐藏了长卿的姓名。对于长卿 的事,骆堂似乎知道的不多,他一点也没有多想,反而很同情我。他说,周尘尘,我们都是你的朋友,关键时刻朋友会为你两肋插刀,你不用一个人扛着。

我被他的这句话感动了,不可自拔。

一旦到了不可自拔的程度,便不可避免的与爱情有关。

我不得不很矫情的说,爱情是这个世上最强大的武器,任何反抗在它面前都会不堪一击。比如说,我坚持了十几年的矜持含蓄,终于在某一天溃不成军。

我在月色下踩着骆堂长长的影子。不远处有老人在纳凉,有小孩子在玩滑板。我说,骆堂,你看我们俩的影子叠在一起了。他笑了笑,没说话,眼神温柔,像是鼓励我。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大树。我说,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骆堂疑惑的“啊?”了一声。

我,我这说的都是什么呀,一紧张慌乱,周尘尘就口不择言语无伦次了。我狠狠的鄙视自己,恨不得换上陈霄的舌头。可是,箭已经在弦上,蓄势待发,强自收回只会伤了自己,我鼓着勇气说,你愿意跟我约会吗?

你愿意跟我约会吗?

老天爷知道,周尘尘如此直白的向一个男生表白该需要多大的勇气,这就好比叫恐高的我从十八层的高楼纵身往下跳。其实,我该叫上陈霄给我壮胆,可是爱情的空间如此的狭小,绝对容不下第三个人。

想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听到骆堂说,行!

Chapter07

周穆不再站在阳台上打缠绵的电话,而不再乐颠颠的煲汤给长卿,而我开始学着在放学和一个男生约会,我们一起骑着单车,相约在一中和二中中间的那条街,一边 在喧嚣的人生中滔滔不绝的说着各种乐事,一边和着汽车尾气看人来人往。我毫无保留的说着自己的喜怒哀乐,急于向骆堂展现一个活生生的周尘尘。

陈霄很吃惊,她说,周尘尘,你是不是忘了骆堂是谁?你是不是忘了我们拉拢他的目的?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把自己卖了呢,你了解骆堂吗,他真的喜欢你吗?我笑着说,陈霄,你也该谈一场恋爱,这样你才会知道爱情的滋味有多么美妙。

我甚至开始慢慢的理解周穆,有时候打破誓言是情不自禁,是自己无法控制的。或许周穆遇上长卿,就如同我遇上骆堂,爱情让我们忘了自己一贯坚持的原则。骆堂是骆堂,长卿是长卿,长卿的事不该叫骆堂来负责,我对自己说。

所以,放了学,一向安静沉闷的周尘尘会像一阵风,卷上单车,不知疲倦地踩着脚踏,在国防路追上从一中出来的骆堂,然后假装心平气和的和他打招呼。可是从国 防路到我们分手的三岔街是那么的短,我总是还有很多话没说就不得不先说再见。骆堂总说,周尘尘,有什么事要给我打电话哦,有我呢!

这个人,总是一句简单的话就能轻易的俘获我的心。

我像周穆一样深深的沉沦,忘了对方。

我想,我应该原谅周穆从前对我的忽视。因为一旦沉沦于一个人,便很容易忘了其他人。

骆堂的甜言蜜语不多,可是他对我小心翼翼的呵护、体贴、温柔。我从未如此被一个人那样的关爱过,所以时光倏忽而过,夏日将至,我才惊觉,我们要高考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不会过多的停留,像是卯足了劲追赶前面的公车。

五月底,我站在一中对面的书店门口等他。我是来问他准备报考哪个城市的学校。我的成绩很好,可是为了爱情,我愿意迁就。

骆堂说,周尘尘,天气这么热,你就乖乖呆在家里,一会儿我去找你。

我说,好啊!可是天气这么热,我同样舍不得骆堂挤公车来看我。其实我很像我妈妈,总舍不得对方受一点苦。

树荫底下有一对年轻男女坐在一起,亲密的分享一盒冰激凌,间或有微风拂过树梢,带来一阵清凉,一切都是那么和谐,我开始憧憬着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我和骆堂手挽着手,走在大街小巷,像一对幸福的小夫妻。

过了许久,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我条件反射般的去看对面。

街的对面,两个人慢慢的进入我的视线,无比熟悉的两个人。

陈霄亲密的挽着骆堂的胳膊,两个人低声私语,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陈霄微微扬起脸,骆堂温柔的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吻,分明就是我甜蜜憧憬的那一幕。

炎热的夏日,我站在不远处看着我的好朋友和我的男朋友,浑身冰冷,忍不住牙齿打颤。

Chapter08

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拒绝陈霄和骆堂的试图解释,更加不愿意看到他们争抢着揽责任的浓情蜜意。周穆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以为我是备考过于辛苦。他每天晚上都给我泡一杯牛奶加蜂蜜,劝我不要太辛苦。

还好,幸好,我还有周穆,我的父亲,这个世上最不会抛弃我的人。

我说,爸爸,我要是考到北京去,你会不会很想我?

周穆笑着摸我的头发,你是爸爸的女儿,爸爸当然想你了。

我看到周穆鬓边不经意露出来的几根白发,有些心酸。我说,爸爸,你要是想我,我就不去北京了,我留在家里。

周穆立刻严肃起来,周尘尘,大学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你不能因为这些小事而影响自己的前途。

可是我走了,谁和周穆相依为命呢,他下班回家晚了,谁给他热饭呢。长卿不会家务,可是也许周穆愿意有她的陪伴。我低着头,轻轻说,爸爸,我愿意让长卿住进来。

这话一出口,仿佛无边无尽的酸涩从心底蔓延,渗透到每一根神经,徒然间勾住了无数的过往,妈妈的操劳,长卿的慵懒,周穆的柔情。

大约是我的声音太低了,周穆疑惑地问了一声,什么?

我闭着眼,定了定神,抬起头说,没什么,爸爸,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

Chapter09

八月初,我拿到了北京一所大学的通知书,在学校见到了陈霄和骆驼,他们靠在一起搜索着红榜上的名单。阳光那么强烈,骆堂和陈霄转过身看到了我,我眯着眼,神情恍惚。我总是尽量避免和他俩人同时出现,因为我不想提醒自己是多么的失败。

陈霄说,周尘尘,祝贺你!

骆堂说,我请你们吃冰吧!

我说,周穆还等着我回家吃饭。

我落荒而逃,庆幸还有周穆作为借口,虽然拙劣了些。

周穆说,今天是个好日子,你早点回家,爸爸做了好多菜给你庆祝。可是,我不知道,他做的那么多菜并不完全是为了我。

长卿穿着棉布碎花长裙,坐在沙发上,慵懒的翻着一本时尚杂志,十指尖尖,依旧是不沾阳春水。她看到我,放下杂志,抬头笑了笑,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赫然映入眼帘,依旧一如既往的骄傲,依旧刺得我眼睛生疼。

周穆说,尘尘,怕影响你学习,所以今天才告诉你。

长卿在百盛给我买了好几件衣服,她说,尘尘,骆堂不是有意伤害你。他是想让你在高三这段时间能够安安心心的复习,考个好大学。你爸爸瞒着你,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大家都是为你好。

我的手紧紧的攥成一个拳头,咬紧齿唇,告诉自己要镇定。

原来竟是这样,原来骆堂早就知道了我和长卿的恩怨,原来长卿才是真正的大赢家,原来这个世界上处处充满了欺骗,除了周尘尘这个大傻帽,每个人都是出色的演 员。可是周穆他知不知道,其实那天我说过,我愿意让长卿住进来,但是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欺骗,就像陈霄的背叛,骆堂的虚情假意。

我以为周穆会是我最坚强的盾牌,不管我受到什么伤害,都有他在我身边,因为他是我爸爸。可是周尘尘,最终还是像她的名字一样,一颗灰尘,总是要飘飘荡荡,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栖息地。

Chapter10

一切都要回归,就像绿叶终会枯萎,零落成泥一样,周尘尘最后还是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城市,没有最知心的朋友,没有相依为命的父亲,没有温柔体贴的小男友。

陈霄在QQ上给我留言,她说,在我向骆堂表白之前,骆堂就已经约她了。她们还处在即将开始的摸索期,享受着爱情的新鲜和刺激。而骆堂在月色下干净利落的一个“行”字,不过是怕刚刚恢复过来的周尘尘受到了刺激,精神上会有什么问题,进而影响到学业和生活。

周穆每个星期会给我打电话,他嘱咐我好好照顾自己,也会试探的问我有没有交男朋友。我得承认,和长卿结婚后,周穆细心多了,他甚至记得我的生日,问我有没有约室友一起出去庆祝。

其实很多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慢慢淡化了。我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学会了放声大笑,习惯了周末晚上在学校礼堂和帅气的学长跳交谊舞。只是,偶尔会在睡不着 的夜晚,想起往事,因为周穆的再婚,牵扯出那么多的纠葛,我还没正式开始便面目全非的初恋,我全心依赖的朋友,都结束在高三那年,心酸便会密密麻麻,层层 叠叠的铺满整个床铺,将我笼罩。

可是,一觉醒来,依旧是大晴天,周尘尘的心情也会大好,因为人总是要长大的,那些消逝在风里的青春痕迹,只能永远的停留在过去,往前行走的我会越来越坚强,越来越勇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