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万人抵制百合网 你的婚姻谁做主?

新浪微博上这两天有一个#万人抵制百合网#的活动;目前转发抵制的声音早已过万。看到众望所归,我很欣慰。

万人抵制百合网

婚恋网站百合网之所以惹众怒,是因为它在新春期间发布的一个广告。该广告中,一位年轻美丽的女性不管是身着学士服,还是身着职业套装,或是在探病时,总是被一位老年女性追问:结婚了吗?这个女孩只好默默地想:看来我不能再挑了……于是,她穿着婚纱,拉着一位面目模糊的男性,在外婆的病床前结了婚。画外音是:“因为爱,不等待。”

在这则广告中,人物形象惊悚,伦理观陈旧且有毒。本应是慈祥善良的长辈,活生生被演绎成旧社会的“狼外婆”。

相关视频:百合网争议广告:因为爱不等待

百合网还有一系列类似的广告,主旨都是说,快点结婚,家人需要你结婚。这种把婚姻看成是“挥泪甩卖,卖身葬父”的一次性行为,打着要为父母、亲族负责的旗号,其实正是对自己的极端不负责。一个对自己都不负责的人,能对别人负起什么责?幸好,万能的网友们的眼睛,已经被一波又一波的傻缺们擦得雪亮的了,普遍都对这种广告嗤之以鼻。

不过,这种反对声在整个社会中到底占有多大的比重,我不敢抱太大的期望。百合网广告折射出的是主流强大的社会价值观。这里既有认为女性“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歧视,更有一种“你的婚姻是爹妈的事,是亲戚的事,是所有人的事,唯独不是你的事”的慷慨大义。广告主角是女性并不是关键,因为春节的“被逼婚”一族中,是无分男女的。男性就不会被逼婚吗?不然,那些“租个女友回家过年”的创意是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

我不相信那些现在逼着问“结婚了吗?”的父母、亲族,到了时候会不逼着问“生孩子了吗?”

不仅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这些直系亲属会关心你有没有结婚、有没有生孩子,连七大姑八大姨也会理直气壮地关心;不仅亲戚关心,连关系稍好的老邻居也会关心;不仅熟人关心,连疏离的领导或老板想要表达自己的亲民时,也会一脸慈祥地询问。在他们看来,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这是人类出厂时设定的程序,是整齐划一的,别无选择的。这个社会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你,想要堵住这些唐僧们的嘴,你只有亲自结婚,亲自生孩子,才能让他们无话可说。

关于逼婚这件事,已有不少文章在讨论了。为何会出现这种怪诞现象,原因有很多,有的说,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缺乏界限感;有的说,是因为中国的“红旗下的一代”与现代文明的彻底割裂,他们习惯于被灌输统一的思想,生怕与别人不一样……都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我觉得,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强制要求种族繁衍是父权(族权)意志的表现,从上古时代就一直延伸至今。

社会学家费孝通在《乡土中国 生育制度》一书中提醒我们:“人类有能力跳出从性爱到生殖,从生殖到抚育之间的生物机能的连环。若没有社会制裁,人类既然能够脱离生物机能的连环,他们种族的绵续就失去了自然的保障;若是种族绵续是人类个体生存所必需的条件,为维持个体生存计,必得另外设法保障种族的绵续了。于是我们看见有不少文化手段在这上边发生出来,总称之为生育制度。”(《乡土中国 生育制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p109)这段话用简单的语言来说,就是:生育繁殖并不是人的天性,而是社会文化所需要的,并且想办法来强制执行。

生育是人类文明的延续的必要;但永远会有喜欢孩子、享受抚育后代过程的人,人类并不会因为有人不喜欢生孩子而绝种。文明发展到了今天,像中国社会这么执着于婚姻、生育的倒真是不多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父辈们才不管自己的孩子们喜欢怎么样的生活,他们只要求你符合他们的期望,符合这个社会最常见的逻辑。

要求服从、要求整齐划一、消灭私生活,是中国绵延数千年的传统。孔孟之道里,就包含了社会各阶层各安其分,严守社会秩序,不允许旁逸斜出的要求。简而言之,就是温驯。比如说,已被编进广州市中小学、幼儿园的课程中、要求孩子背诵的《弟子规》里,除了像木乃伊一样陈旧腐烂的伦理观和实际操作指南,还有“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之类的话,仿佛越是被父母虐待,就越是幸运,因为这样才能越发显出你的孝顺。

其实,这种对父权(族权)的驯服,已经包含了父权对下一代的终身大事的绝对掌控。

或许还有一个问题:女性是不入族谱的,下一代不跟外祖父姓,与父族无关,为何催逼女性结婚也那么起劲?那是因为,生育繁殖被视为女人最重要的功能(如果不是唯一的话),如果不生育,你就完全丧失价值;所以父族亲族“为了你好”,也必须逼迫你赶紧结婚,赶紧为夫族繁衍,实现你的价值——否则他们是要被人戳脊梁的。

于是乎,每个人,无分男女,私生活都被纳入了公众事务范畴;不仅父母和直系长亲,连不相关的人都有义务督促你回到正常人的轨道中来,不得扰乱社会伦理。

可悲之处就在于,不管你是叫Marie、Daisy,还是Nicholas或Jacky,平时读的是英文资料,看的是美剧;只要一过年回乡,你就必须重返一百年前的旧式逻辑:“结婚吧”、“成亲吧”、“生娃吧”,声声催断肠。而这些老一辈的人是无法说服的,他们的周围环绕着同样的观念,偏见结实得像一块铁一样;只要你有个性,就是不孝。惊悚的“狼外婆”就是这种价值观的代言人。于是乎,百合网的广告应运而生:它瞄准了一个广大的市场。

我反对把结婚生子当作人生必须负担的责任,厌恶这种父权(族权)的胁迫;正如我也反对强行限制生育,把生育权垄断在自己手里的政府强权。两者看似对立,其根源都是一样的:禁忌和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