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惊悚故事:亲历南京江北传销窝点

亲历南京江北传销窝点,简直惊悚!前前后后写的非常详细,请各位佳友警惕。

入会资格费用

项目的结构及入会资格费用

受朋友邀请去南京玩,这位朋友虽然一直没有见过,但是大家一起做“关爱留守儿童项目”已经有一两年了,她做了很多工作,所以比较放心。

上周六约好就立刻买了高铁票前往,她本来说要来火车站接我,后来她说有点头疼,我就没有让她来接,让她告诉我地址,我独自前往(南京浦口江岸水城)。

到了之后,她在小区门口接了我,直接把我带到她租的房子(本来我以为住宾馆的,结果要和美女同住,我还一阵窃喜,楼主属于正常男人的心态)。她们小区在浦口算是中高档小区了,房间内部三室一厅,厨房等也比较干净,只不过不像女孩的闺房,摆设什么的都特别简单。

我朋友为了我单独空出了一间卧室,被褥都是新的铺的很整齐,她和另外一个女孩一起住另外一间(我觉得这姑娘真好,人善良而且又贤惠)。我开玩笑似的问她:你不怕我是坏人呀?她还说:做公益的怎么可能是坏人。

下午,她带我去超市买菜(我觉得和女孩子买菜特别幸福),会买菜的女孩子太有魅力了,特别想和她发展。她把我带到红酒区让我选红酒,我顿时紧张起来(我以前经常见她传各种红酒的图片,她也表示比较喜欢喝),幸好哥有手机,先选了一瓶价格比较高的(300元左右),然后百度了一下牌子,看了一下说明。选好后还对她说了一通为什么选这瓶,表示我不是随意选的(纯属装逼)。买了500多块钱的东西,她结的账。

晚餐在外边吃的,她说有三个朋友来,和她室友我们一共六个人,在小区外边找了一家餐厅吃的,我说我请客。大家都是年轻人,我又是自来熟,桌上聊得甚欢,但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餐后散去,我们三人回到住所,洗漱后安然睡去,没有丝毫不对劲。

第二天她们带我到玄武湖去玩,玄武湖在周六的雨后分外清爽,鲜花绿草夹杂着雨滴,鲜艳刺眼。玩到下午三点,特别开心。后来她们说累了,就在“南京城市规划展览馆门口”坐着休息,休息了大概半个小时,我朋友说带我去展览馆。

我个人很喜欢地方博物馆展览馆啥的,就爽快答应了。“正好”赶上3:30左右的南京城市规划的音频讲解,不得不说这个展览馆很气派,将整个城市的规划模型放在占地约150~200平的面积的地面上,配合灯光等效果非常鼓舞人心。

展览馆播放期间,她还给我说我们住的地方。出了展览馆,她问我:你觉得一个南京做这个展览馆的目的是什么。

我顿时紧张起来,这个小姑娘居然问这么有深度的问题。我思考片刻假装很有阅历的回答说:政府行为向来都是做给人看的(不代表个人观点),做这个展览馆最主要的目的是说南京的发展前景,核心就是招商引资。她对我赞赏有加,我很开心。

回到家后,我见两位姑娘都很累,我就主动请缨,下厨做菜。期间我发现碗、盘子、刀等都还带有标签,我朋友已经去了两个月了,怎么餐具还是新的(刀面上还有三个手指纹)。而且陪我逛超市才买的洗衣液、大瓶洗发水什么的,我还想不通她这两个月是怎么过的。我问她,她说很少在家吃。我的厨艺不咋滴,反正晚餐凑合吃了。

餐后她室友出去了,我就和她坐在一起,抱着她腻歪着(注意,没有Kiss也没有XX),只有聊天。她问我一个问题我印象深刻:“你怎么看李嘉诚将资产重心转移这件事”。我心想,他妈的又在考验我。我这个朋友家里条件不错,南方人又有生意头脑。我想了想就天南地北的胡乱侃了一堆,虽然她对我的回答没有上一次那么赞赏,但也没否定。

我一直好奇我朋友厦门某大学未毕业大四学生,怎么来南京工作。问她做什么工作,一直都说先不告诉我,周一带我去,我还调侃说会不会把我卖了。

我觉得她们上班不容易,所以我很早起床,给她们做了早餐。餐后,她室友先去“上班”了。我朋友带我去她“单位”,因为不远所以我们走路。她给我说:我先带你去考察一个项目(请注意用词,是考察),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虽然心里很美,但还是故作谦虚地说:我万一不懂呢,你先给我做个简单的介绍吧。她说:先不说,看你的悟性(注意用词,是悟性)。

怀着好奇的心情我们来到了另一个小区的某一家(天润城)。为我们开门的是一个小姑娘,房间里还有一个好像她妈妈的老年人。我和朋友坐下后,她就给我们聊天,天气……家乡……饮食习惯……(我心想,这个人是谁呀,是我朋友秘书?还是我朋友的被投资人?)

后来就成了她和我聊天了,我朋友坐在旁边不说话,聊天期间我用余光扫了我朋友几次,看她始终微笑着。聊了有半个多小时,终于步入正题了(他妈的,半个小时不停地倒水,老子都把膀胱喝大了)。

那个女的小肚子隆起,已经有四五个月大了,贵州人,索性叫她孕妇吧。孕妇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给我介绍她们的项目(叫连锁经营),项目背景(我就捡要点说吧):

1、为解决就业问题,98年国家从国外引进,是国外成熟的模式;

2、目的是增加民间资金的流动性;

3、培养未来有魄力职业领导人;

项目的结构及入会资格费用等,详见配图,她边讲便给我画图。

项目的结构及入会资格费用

南京江北传销:项目的结构及入会资格费用

其实当我听到连锁经营的时候我就想:不会是传销吧?

我用余光看了一下我朋友,她没表情。我心里想,我朋友能问我那么有深度的问题,不会不知道这点吧。我脑海里浮想联翩,开始想对策。

我想孕妇是传销已经毋庸置疑了,但我担心如果撕破脸会不会杀进来一堆人,毕竟在陌生人的家,我就假装的跟着她扯鸡巴蛋,“投3800两年后就能赚381万,太划算了!”“你现在是哪个级别?”……

期间,我看我朋友起身去洗手间,如同进入了自家洗手间一样,和孕妇都不打招呼,我觉得我朋友不是第一次来了,莫非我朋友已经站在她那一边了?我不敢确定,所以我打算先试探一下我朋友,然后再对这个东西进行评价。

出来后我一手搂着朋友,试探性的问,“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尼玛,这叫项目吗?)”

她说我就是不太了解呀,所以才带你来。我心里犯嘀咕,她是刚接触这个不清楚呢,还是再反过来看我的反应呢。我也没敢下结论,所以就说“3800块其实也不多”。

不知不觉,又他妈的被我朋友带到另一个小区,我朋友按门的密码就像自己家一样,我心里有点害怕了,在手机里输入了110,拨出去就挂掉,关键时刻我可以假装说我已经报警了,尽可能拖延时间。

我担心我朋友出事,还是跟着她上去了,这次是个85年的小伙子,又是一顿寒暄,半个小时后,膀胱又大了,然后步入正题。他说:她刚才已经给你介绍了这个项目,你怎么看?有没有觉得是传销?

我擦,他这明显是试探我呀,我该怎么说呢。我说:传销模式并没有问题,安利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关键是看你要做什么。

他见我对传销都没有很抵触,所以就给我扯鸡巴蛋,目的就是说:他们的项目虽然没有材料,但是这么多人都在做,警察不管,去农业银行办卡,他们会直接问存多少份(一份3300,外加500元服装费),种种迹象表明这个项目是合法的。的确,大街上一堆人都在互相交谈着,但是不和陌生人说话。

我觉得多说无益,赶紧找借口逃脱,我就说:项目大概我已经了解了,但要消化消化,有点饿了,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说这话的时候,我把手伸到了朋友的腰间,表明你愿意当灯泡吗?)。他很识相,说不了,改天有机会吧。

回来的路上,我问我朋友,你投了多少,她给我说买了21份,大概6万多。我想尼玛你都投了,还要我帮你参谋个屁呀。我说你爸妈应该也被你拉进来了吧?那你现在应该是经理了吧?(我带着崇拜的语气,她还有点害羞的说:还差两份。这是要我帮她买那两份呀。)

中午回到家,见她室友已经过做好了饭菜,我脑子里想着怎么给她讲,所以随便吃了一口。下午我朋友又叫我出去,我以为散步呢,结果又去找其他人聊。我操,终于忍不了了,我死活不上去。僵持了许久,我终于给她表明了我的态度,我说:你做这个我不反对,但是咱家一不缺钱,二你的能力在这里得不到培养,你赶快回厦门吧。

期间我要求要和她妈妈通话。她帮我接通后,我先向她妈妈表明自己的身份,然后说我非常喜欢您女儿,最后说我对这个项目不看好,不可信。她妈妈反而给我说:我刚开始也不相信,多了解一下就知道了。

我当场脑袋充血,我说:阿姨既然您这么说,那我就不说啥了,您有一个好女儿。将要挂电话的时候,她妈妈还对我说:让我多了解了解。我擦,这父母果然愚昧的疼爱孩子呀!

我最终也没跟着她去第三家拜访,回家的路上她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我想,如果就这样撕破脸,我就顺便收拾行装走人算了,但又担心她会找人拦截我。所以回到家坐在她身边,一阵暖言暖语,她就给我讲,她是怎么一步一步验证这个东西的可信度的。

我认定我改变不了她了,决定周二白天离开。谁知下午有个男的(说是她高中师兄)又来家里面,我猜到他来有两个目的:第一防止我对我朋友做出什么非礼的事,第二可能又是扯鸡巴蛋。

我就没那么热情的和他聊天,一起看电视,中间他说他们老乡咋咋团结,问我们老乡多不多。我说:我们老乡联系不像你们这么多,其实我觉得处得来,不一定是老乡都可以成为朋友,有时候坑你的,也往往就是朋友,说这话的时候我用余光看了一下她,她没反应。最终这个哥们没找到机会给我讲这个东西。

她师兄离开后,我又尝试说服我朋友,但她几乎听不进去了。四点多的时候,她的另外两个女性朋友过来,其中一个是第一天晚上一起吃过饭的。所以天南海北扯了一通,晚饭留下来一起吃饭。聊天期间我试探了这个朋友一下,但是不确定是不是一伙的,不过他们都是一个省的。

吃完晚饭,她和她室友拉着我要出去散步,我想散步没关系,只要别去洗脑就好了,结果他妈的……又来到另一户,我借口说打个电话一会上去。

我就给家人打了两个报平安的电话,想想肯定不能上去,我就往“家”走。路上我百度了一下“南京江北传销”,说的和我经历的一模一样,“带人去看展览馆,轮番串门洗脑”,于是加快脚步往家里飞奔。路上她给我打电话,我想了一下,接了说:我有点饿在路上吃东西呢,一会回家等他们。

挂了电话,我就加快脚步回到家,不敢走电梯,走楼梯(3楼)我假装走到四楼,回头看看没人,才下到三楼开门(幸好每次出门我都很有绅士风度,主动带钥匙),收拾好东西,匆匆的写了个字条(内容包括:感谢招待,劝告,以及网上搜到的信息),走大路,出了小区交了个出租车径直赶往火车站。

买了个夜班火车,回到北京,7点钟,准备一下材料,给南京110打了电话,报了警(不知道当地警方会不会已经不作为了,毕竟网上看到南京传销已经快两年了)。

PS:本游记为本人亲身经历,安全起见,请勿模仿。我觉得我的种种示爱表现,让她们觉得我被迷住了,而且我一再表示自己路痴,所以她们对我比较放松警惕。这些人活动的地方网络信号都不太好,她们的手机通常很难上网。

我仍旧相信我朋友只是被洗脑了,还是一个简单善良的姑娘,比较担心她,希望她早日认清事实,将来生活不会受到这段经历的影响。我今天早晨已经报案,明天打电话问“相关部门”进展,督促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