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推销的最高境界:把相亲当成约炮

看到最后深深震惊了……

把相亲当成约炮

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相亲对象,有钱,聊了一段时间,他特别喜欢我,说遇到我我,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幸福感。我也觉得挺合得来,于是在深圳湾,约好见面。

一会儿之后,他来了。
我开玩笑地说,我们家的人,都是书香门第,我爸爸是大学老师,我妈妈是中学老师,我爷爷是战地记者,写过操你妈小日本,我家的书,有很多,拿那些纸一页一页都粘成长条,足够把全深圳的人都糊成木乃伊,所以,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他说,合适
我说为什么
他说,因为我有钱,而你好看。
我一时语塞,竟然想不到怎么回复。
更想不到的是,我问了一句,你有多少钱。

他巧妙地避开了这个问题,他点起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我觉得他好酷,而且他吐烟的时候,转头吐向别处,这个细节还是很让我喜欢的,然后他扭头过来,抬头看着暮色舒展的天空,看着深圳湾,他问我,你最喜欢哪个历史人物。

我说,官二爷义薄云天,我最喜欢的就是关二爷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公元219年,华佗虽然已经发明了麻沸散,但他已经死了11年了,就在没有全麻的情况下,关二爷,
他说,谁是关二爷啊?
我说,呵呵,你连关羽都不知道啊,你真是个大傻逼
他说,呵呵,那你知道谁是斯蒂芬-库里吗
我说,就是那个三分神准,喜欢胯下,变向,背后运球甩开防守者后,潇洒的举手抖腕,以一道诡异的弧线结束战斗的,看起来像小受的一样的娃娃脸勇士队后卫吗?
他说,操,谁给你漏题了

我说,你还要不要听我刚才说的了,你可以不尊重我,但是你不能侮辱关二爷。
他说你接着说

我继续,官二爷义薄云天,我最喜欢的就是关二爷了,那时,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公园219年,华佗发明了麻沸散,但是已经死了11年了,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关二爷往那里一坐,大夫说,这样真的可以吗。

关二爷头都不扭一下,说,来吧。大夫正要动刀,关二爷说,这样不会影响到我的脑子吧,我这颗大脑,可不能被影响,我这个大脑可是要为革命继续工作的哦。

他哈哈笑道,你这个是刘伯承的吧,而且刘伯承人家是眼睛做手术,关羽是是胳膊,怎么会影响到脑子,咱俩到底是谁侮辱关二爷了。

我说,哦哦哦,我跑偏了
然后接着说,关二爷豆大的汗珠岑岑直冒,但是一声都没有叫出来。
一只手在刮骨疗伤,另一只手,在玩俄罗斯方块,单手上下左右点,大竖条插缝或横卧,小墩子靠边或居中,有条不紊。

他乐呵呵地看着我,他说我好久没有真心地笑了,五分钟内连续这么开心,很久没有了,我以后顾你给我说相声吧。
我说那你什么时候开心,你的开心从哪里来
他说,我一个人看情景喜剧,自己笑半天,可是笑完之后,还是觉得不对劲,好笑是好笑,但是不踏实,不舒服,我不满足。

我说还有别的吗,你的生理需求怎么解决的。
他说,嫖啊
我说,全是嫖?
他说是啊,嫖惯了,都不会玩儿约炮了你知道吗,不给她们钱,我都不好意思硬起来。
我说,你不能这样物化女性,我不会喜欢别人物化女性,我是女权主义,我最讨厌别人物化女人了,好像每一个女人在你们看来都标价了似的。
他说,这么说你可以白上了?
我说,开什么玩笑,最少五万起。

他嘴角弯起一丝蒙娜丽莎一般的微笑,
我说你看什么看,一口价。
他说,五万就五万。

我冲着深圳湾,高高兴兴的大声喊到:妈妈,我们再也不用受穷啦!妈妈,我们再也不用受穷啦!
他拉了我一下,说,这是阿姆斯特朗的吧。

我抬眼轻轻瞟了他一眼,说,懂了吧,这是来自门萨式的服务,东莞都比不了,从精神到肉体全部照顾到,从我低头口的时候嘴巴环绕yj打转的角度,到事后萧的对男人短暂不适期的时间估计,都是分毫不差的,还可以根据你jy的稀稠状况和味道判断你的身体状况,然后给你提出一个综合全面的健康维持计划,这个是免费的。

他说,好,五万就五万。
于是我们真的就去开房了。
天啊,这真的是相亲吗,还是约炮。

酣战到最后,我坐起来,他站着,对着我的嘴,
我微仰着头,像一只嗷嗷待哺的雏鸟一般张大着嘴巴,接住了他的jy。
他坏坏的说,味道如何,我的的身体状况怎么样,不是还送一个免费的健康维持计划吗
我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嗖地一下从枕头下抽出来一个东西,说,

大哥,试试安利这款大豆植物蛋白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