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小马奔腾,大象无形

【编者按】1月2日深夜,圈内传出消息——著名影视公司小马奔腾董事长李明去世,享年47岁。有消息称,其去世系突发心梗所致,但具体死亡原因尚未得到官方的确认。

李明本身属马,公司之所以会取名“小马奔腾”,跟其钟情“马”不无关系,然而遗憾地是,就在农历马年还有一个月就要到来之际,李明却没有迈过这道生命之坎。他更未迈过的,还有与央视未结之事。无疑,与权力过近,仍然是未来企业家的最大风险所在。

“我就是个码局的”

焦   骥 王潇潇/文

北京西山某私人会所里,一派热闹景象。主人忙着招呼客人,不断往来于一大一小两个餐桌之间。

寸头,方脸,高个儿,一支一支地吸烟,大口大口地喝茶,偶尔爆句粗口。主人李明坐在沙发上,更像是屏幕里“有匪气”的硬汉,而不是精于“算计”的企业家。身为小马奔腾影视公司董事长,李明说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请导演编剧们在会所里喝酒、研究剧本。

收购著名特效公司数字王国、筹备上市,如今小马的产业链越来越大,而李明只是每天在会所里看剧本,你信么?反正记者不信。

“我其实就是个码局的。”李明笑着说,当场揭开自己的“另一面”。

被《阿凡达》刺痛

“我第一次看电影《阿凡达》时,被深深刺痛了。”李明抽着烟说,“中国电影市场虽然不小,但现有技术根本达不到那么高的水平。”

2012年,就在李明谋求在技术层面有所突破时,大洋彼岸,好莱坞著名特效制作公司数字王国宣布破产。数字王国由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创办,曾为《变形金刚》等大片制作特效。2011年数字王国上市,但是在募资后的短时间内连续进入金融、教育、房地产等多个偏离核心业务的领域,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

为了击败其他竞标对手,主管此次收购的副董事长钟丽芳认为联合收购把握更大。“出价前各个公司有多种组合方法,能否联手要看各自想要什么。”钟丽芳说,“信实提出的条件是特效外包业务各占50%,而我要的就是控股权。”来自印度的信实集团是一家涵盖基建和通信等多元板块的巨头。小马与信实出价3020万美元赢得收购,小马拥有70%股份。

“中国的特效制作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遇到瓶颈,这是机制和技术的问题。我认为买技术花多少钱都值得,这是长远投资。”李明说,“未来电影赚钱的趋势有两种,一是以小博大,这样即便赔也不会赔多少钱,如《泰囧》;二是高投入、大制作,如《阿凡达》,视觉效果突出必然刺激票房。”

收购数字王国后,小马的产业布局逐渐扩大,广告、电视剧、电影,以及未来可能介入的地产、新媒体,李明内心的追求,显然不只是“看看剧本”那么简单。

项目委员会,专审剧本和导演

有了小马奔腾,李明才发现最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他很担心个人喜好会与市场背道而驰,为了“拴”住自己的欲望,李明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项目委员会”。每个项目投拍前都要经过投票表决。“有的项目可能是少数服从多数,有的可能就是一票否决,例如负责市场发行的人认为这个剧本一定卖不出去。”项目评估不单是剧本,导演也是考察项目之一。

1994年,李明成立了雷明顿广告公司,主要业务是代理中央电视台栏目广告,当时为了想创意,他晚上经常睡不着觉。如何在短时间内吸引眼球,还能把产品推销出去,是李明想得最多的事。而这种广告人的视角,也无形中对他之后选择剧本的标准产生了很大影响。

广告领域在中国开放较早,商业化程度也较高。与早期进入市场的人一样,在积累了原始资本以后,不同的广告人开始了不同的业务分化,李明在1998年成立影视文化公司,虽然广告仍是公司资金链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他的工作重点已经开始转投电视剧。

陆陆续续地,李明拉拢了吴宇森、宁浩、芦苇、宁财神等一批导演和编剧,开创了国内“影视公司签约电视剧导演”的先例。“导演相当于俗语中的‘巧妇’,编剧是‘米’。有了巧妇有了米,我们还怕什么?”起初外界对此很不理解:为什么不签大牌演员?“把有名气的导演签到一个小公司,会引起外界的好奇,这本身也是一种广告。”

不是什么“草”都吃

电影是个残酷的行业。20世纪90年代的“大洋影业”曾因发行《阳光灿烂的日子》而盛极一时,但因为一部《秦颂》将4000万赔尽,公司从此消失。

“不能做最早进入的人,否则容易‘填坑’。自己牺牲创造了经验,别人踩着前进了。”李明这样解释自己对“尸横遍野”的影视市场的判断。“我不求在每个领域做到第一,第一太难了。但我可以在每个领域做到前三,这样综合起来不也是第一么?”

2009年,李明认为涉足电影业的机会已经到来。“电影是一种全球化的艺术形式,可以塑造公司的品牌形象。”当年贺岁档票房比前几年明显提高,国产电影票房超过进口片,高达40多亿。如果进入时间再晚点,资源就被瓜分完了。这跟英国当年的‘跑马圈地’一样。”

李明在此之前一直为投拍电影做准备,小马在2008年就进行了第一次融资,获得霸菱亚洲4000万美元注资。但当时投资方认为现有业务都已稳定,应该继续扩大广告代理。李明却坚持要拍电影,因为”商业模式和财务结构是稳定的,而且也有很好的创作团队”。这两个理由也最终说服了资本方。

资金注入后主要用于投拍电影和加大电视剧投入。两年后,小马与霸菱“划清”了界限,随着近年的稳定运作,小马有了上市计划。

小马需要吃“夜草”,但小马不是野马,因此也不是什么“草”都吃。对于资本方的选择,小马十分谨慎。筹备上市前,曾有十几家投资方要求投资,李明最终选择了建银国际,理由是建银是大投资银行下的分支机构,也拥有国家首个文化产业基金。

李明之前没想到资本方最看重的是核心团队,“如果我是流着口水的老头,他们肯定是不会投资的。资本方考虑的其实是相对短时期内的稳定性和长远性。”事后李明感慨。

在资本市场,对于小马的业务结构有两种声音:一是认为这是对冲风险的有效手段;另一种则认为小马的主要营收来自广告,却打了影视公司的牌子以求高估值。

“小马和万达不能比”

在电影《将爱情进行到底》里,徐静蕾所喝的红酒品牌成了小马的第一个植入广告——小马的核心资源是十多年来积累的大批广告客户,李明则是个善用资源的人。

“动漫、新媒体都是我们下一阶段的目标。地方政府给了我们很好的政策,因此文化地产我们可能也会介入,例如主题公园或制作基地。”李明说多元化发展也是降低营收风险的手段之一。“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目前小马拥有自己的院线,这就难免被拿来与万达比较,因为2012年万达同样在海外收购了美国第二大院线AMC。“我觉得小马和万达不同,万达院线解决的是终端,很大程度上是商业考量,而我们考虑的是技术和文化层面,我们没有那么大的资本去做商业地产。小马是以适合公司特点为前提做的收购。”

不过,外界对于小马的争议也从未停止。例如小马的院线集中于二三线城市,虽然避免了与一线城市院线的竞争,“但这些影院如何定位,形成规模效应,掌握话语权?形成不了合力,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还不如不搞。”有业内人士表示。

对于未来,李明说该证明的都已经证明了,“我特别理解张国荣,在最好的年华就结束了,让多少人都惦记着你。做公司也是如此。”

但对于码局者而言,棋在那儿,局就在那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